•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绝艳 武林

    发布时间:2020-10-22 00:01:08   


    限时开放下载点此打开隐藏内容继续看徒弟高占30岁,是天雷帮大总管。二徒弟水清音24岁。天雷帮在他的领导下已经是江湖第一大帮。而他为了在天下武术大会上夺冠,最近一年已经把帮中大事交给风雷管理,自己则潜心修炼,一心想练成帮中只有帮主才能修行的「天烈决」。已经闭关三月。最近风雷带着妻子、妹妹去为外公祝贺七十大寿。帮主事务交给了大师兄高占和风致。风致是学武奇才,但是却不喜欢管理帮中事务,也许是无欲则刚,他不去争夺帮主地位反而得到大家的喜欢,人缘很好。这天深夜他在后山独自练武,感觉身上精力充沛,并且在最后用力一击不但把一块圆桌大小的石头击碎而且劲力中隐隐透出蓝色斗气。心情十分舒畅,又练了一会腿法,才回去。后院有个冲凉房,每晚练功后他都要去冲洗一番然后闷头大睡,这样才能保持旺盛的精力。来到冲凉房前他已经脱的只剩一件短裤,虽然听到里边有水声他也没有在意,因为天已经行晚,而且如果是女子在洗澡会在门口挂上牌子。他来到虚掩的门口却听到一种行奇怪的呻吟声,是女子痛哭又好像舒服的呻吟。这种声音在一次无意中偷看大哥大嫂行房时听到过。他感到脸开始发烫,心跳加速,而胯下那个肉棒也开始蠢蠢欲动。他从门缝看去,那不可思意的一幕让他血脉膨胀!只见屋内水汽迷漫,大浴桶内正有一位少妇一手扶着桶壁,一手正在那丰挺高耸的双峰用力揉搓。只见那颈白似雪肤若凝脂,侧弯的娇躯,使得背部勾划出深深的弧线;胸前双乳紧耸,中间深深的乳沟衬出两颗红滟滟微翘的乳头,像是雪岭上的双梅让人垂涎欲滴。闻一声动人的娇喘,满头秀发似瀑布垂下,一副动人的娇躯也慢慢滑入水中,渐渐的连头也没入水里,青丝漂散合着水面上的花瓣轻轻的动荡,时间好像在这一刻静止了,一切是那么的详和。然后,在水声「哗啦」里,一张吹弹得破、动人心弦的脸露出水面,正是干娘林红鱼,娇靥光滑细致、眉目如画,清洗过后的肌肤微微泛红,两手横张,搁在澡桶边缘,特大的桶子又高又宽,两脚微踢,桶里的水渐起波澜,水流滑过股下,乌黑茂密的阴毛像一团水草漂摇,起伏有致。林红鱼30岁天生丽质,风流绝代,和风天烈成婚的这 些年里,老公英武强壮而且床上功夫非常好,又懂得情趣,自结婚以来两人几乎是天天做爱。红鱼已经到了如狼似虎的年纪,对性欲的需求一天强似一天,20岁的女人可以忍,30岁的女人忍不住,更何况她本来就不是个能忍得住的女人,18岁的时候就和表哥护花剑陆卓文勾搭成奸。结婚后每天能和老公享受性爱也就不再勾引男人,现在老公为了习武冷落乐自己那迷人的小骚屄,而现在想勾引男人身边看得上眼的男人都对老公忠心耿耿或是敬畏有加,搞得她最近欲火旺盛的要命,每天都要手淫数次。今天夜里睡不着又来冲凉房洗澡,虽然把热水搬回自己房间洗也不是不可以,但一想到可能被人偷窥,那种强烈的刺激已经让她受不了了,于是不该发生的终于发生了。此时红鱼自己看得不觉有点痴了,轻轻地用手指拉扯自己的阴毛,微痛中感到阴道中开始兴起一股酸麻舒服的感觉,淫水也汨汨流出。当手指划过阴唇,指尖碰触到阴核时,红鱼不由起了一阵颤抖,淫水流得更多了,手的动作越来越快,指尖已轻压着阴核在打转。此刻红鱼感到阴道壁逐渐开始蠕动,空虚的感觉越来越强,便把自己的手指插入阴道里快速地抽动,即使在水中,红鱼仍可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淫水四溢。水温已开始凉了,可是阴道和阴唇却愈来愈火热,虽然手指的动作已到极限,激起的水花溅得满脸都是,离那缥缈的感觉却总是差那么一点。她眼睛里好像充满了雾气,迷离中脚下似乎踢到一件粗糙的物是,猛的忆起那是她叫它「宝贝」的东西,是有一次她们去云南旅行时,在土着部落里买到的,一个木头的手工艺雕刻品,刻的是男性生殖器官,但却是双头的,可以由两位女性同时享受「鱼水之欢」,茎部那精细而特别的花纹更是令人带来无比的快感,这曾经是她和妹妹林青鱼的爱物。她不由一声欢呼俯身捡起,迫不及待的塞入胯下,紧紧的压住阴核搓动。抓住假鸡巴的手指因用力过度而泛白,头也因为后仰的幅度太大使得呼吸造成困难,这些红鱼都没有感觉。自从老公闭关以来,她已经太久没有尝过鱼水之欢的滋味,尘封的淫欲像决堤的洪水,已势无可挡,什么时候才能尝到那巨阳贯体的快感呢?红鱼现在只能正沉醉在自己的淫欲世界。快了!还差那么一点!阴道的蠕动,像真气一般震动到五经八脉︰「啊﹍﹍我好舒服﹍﹍我要你,男人﹍﹍我要男人﹍﹍哪有男人﹍﹍快来插我﹍﹍快!快! !喔﹍﹍喔﹍﹍要来了﹍﹍」风致看得欲火中烧,忍不住将巨大的肉棒掏出来用手套弄着,龟头已经渗出晶晶亮亮的液体,正在天人交战之际,听到干娘如此的淫呼浪叫那里还能忍耐?于是用力撕掉内裤,挺着巨大的肉棒冲入房内。操到地上。她的想法却在无形中和鸡巴的运动不谋而合,凸出的阴户使小肉洞阔张得更厉害,更有利于阴茎去完全填满这无底深渊。二人的性器结合得更为紧密,阴户里的淫液从小阴唇的缝隙间钻出来,沿着风铃的大腿根「咕咕」往下流淌。「啊…弟弟…我好舒服…哇我又流…流出来了…好多淫水啊…快死了…我…小屄爽死了…已经…又…又…又要来了…大鸡巴哥哥…你的…大鸡巴…我的…那个…死了我的…哎呀…啊﹍﹍噢﹍﹍哦﹍﹍哎﹍﹍好爽﹍﹍好舒服﹍﹍心肝宝贝﹍﹍快﹍﹍快﹍﹍再快点﹍﹍用力﹍﹍再用力﹍﹍多用力﹍﹍用力插我﹍﹍哦﹍﹍插烂它﹍﹍再快点,姐姐每天都要你来操﹍﹍啊﹍﹍我泄了﹍﹍」浪叫中她在一阵剧烈颤抖下,花心里流出一股浪水来了。风致又被她的热液烫得龟头一阵舒畅无比,再看她骚媚的样子,便不再怜香惜玉了。挺起屁股猛抽狠插,大龟头猛搞花心。鸡巴捣得风铃是欲仙欲死,摇头摇脑眸射春光,扭头无限骚媚的看着身后的男人,浑身乱扭淫声浪叫:「大鸡巴哥哥…你要操死我了…我好舒服…好痛快…哎唷…你弄吧…用力的…撞吧…捣死我算了…啊…喔…喔…」风致听得是血脉奋涨欲焰更炽,急忙双手抱住她的胸部,向后背压下去,用力的抽插挺瞳,次次到底,下下着肉。「哎唷…弟弟…我要死了…要被你瞳死了…我…我不行了…我又流了…哦…哦…我的亲老公…我…我…」风铃已被风致操得魂魄飞散,欲仙欲死,语不成声了。高潮不断的刺激着这个一年没被男人操过的小寡妇。她的叫声越来越大,骚水越流越多,全身颤抖,媚眼半睁半闭,汗水湿满全身,粉脸通红荡态撩人,尤其雪白肥大的粉臀不停的摇摆后挺来迎合他的抽插。风致低头看看自巳的大鸡巴在骚屄里,进进出出的抽插时,她那两片无毛的肥厚大阴唇,及粉红色的两片小阴唇,随着大鸡巴的抽插,翻出缩入的,真是过瘾极了。再看她粉脸含春、目射欲焰,那骚媚淫荡的模样,想不到这位姐姐,还真使自己销魂蚀骨,迷人极了。风致看得心神激荡,大鸡巴在她肥穴里猛力的抽插,又翻又搅,又顶又磨,瞳得她大叫。「好弟弟…小老公…我被你操…操死了…你真厉害…操得我…好舒服…好痛快…我…啊…我…又泄了… 喔…」一股热液直冲龟头,紧接着子宫口咬住他的大龟头一收的猛吸猛吮,使风致舒服的差点要射精了。他急忙稳住激动的心情,停止抽插,把大龟头紧紧顶住她的花心,享受那花心吸吮的滋味。风铃已连泄几次,全身也软瘫下来,除了猛喘大气以外,紧闭双眼静静的爬着不动,但是她的子宫口还在吸吮着那个大龟头。风致的身体虽然没有再动,可是顶紧花心的龟头被吸吮得痛快非凡。风铃慢慢睁开双眼,感到他的大鸡巴又热又硬的插在自己的肥穴内,乃是满满的、胀胀的。她轻轻的吐了一口长气,用那对娇媚含春的媚眼,注视了风致一会后,说道:「好弟弟…你怎么这么厉害…姐姐差点死在你的手里…你还没射精呀…真吓死人了…你操得我好舒服…你真是姐姐的好老公,大鸡巴哥哥…我真爱死你了…小老公…」风致将鸡巴抽出来,躺在她身边笑道:「好老婆你是爽死了,我还胀的难受呢!」风铃摸着那个爱死人的大鸡巴笑着说:「好弟弟,你让姐姐休息一下,你怎么操都行。」风铃休息一会俯身在他的腰腹上面,用一只玉手轻轻握住他粗大的鸡巴,跨坐在风致的肚子上,玉手握着大鸡巴,就对准自己的小嫩屄,将大鸡巴全根套坐尽入到底,使她的小穴被胀得满满的,毫无一点空隙,才嘘了一口大气,嘴里娇声叫道:「哎呀…真大…真胀…喔…」粉臀开始慢慢的一挺一挺地上下套动起来。「我的小老公…呀…你真…真要了姐姐的命了…啊。」她伏下娇躯,用一对丰乳在风致的胸膛上揉擦着,双手抱紧风致。把她的红唇像雨点似的吻着他的嘴和眼、鼻、面颊,丰盈的屁股上下套动、左右摇摆、前后磨擦,每次都使他的大龟头,碰擦着自己的花心。「姐姐…啊…好爽啊…你那骚屄里面…的花心…磨擦得我好爽…快…快加重一点…好美呀…姐姐…」风致也被她的花心吸吮研磨得大叫起来了。风铃的肥臀越套越快,越磨越急,心急娇喘,满身香汗好似大雨下个不停,一双肥乳上下左右的摇晃、抖动,好看极了。风致看得双眼冒火,双手向上一伸,紧紧抓住揉捏抚摸起来。风铃的玉乳及鲜红的奶头,再被他一揉捏,剌激的她更是欲火亢奋,死命的套动着、摇摆着娇躯,又颤又抖,娇喘喘的。「哎…好弟弟…姐姐…受不了啦…亲乖 乖…姐姐…的小穴要泄了…又要泄给大鸡巴的…呀…」一股热液又直冲而去,她又泄了,娇躯一弯,伏在风致身上昏迷迷的停止不动了。风致正在感到大鸡巴畅美无比的时候,这突然的一停止,使他难以忍受,急忙抱着风铃,一个大翻身,将她娇美的胴体抱在怀中,双手抓住两颗大肥乳,将下面尚插在大肥穴里的大宝贝狠抽猛插起来。风铃连泄了数次,此时已瘫痪,四肢酸软无力昏昏欲睡,被子捣一阵猛攻,又悠悠醒转过来。「好弟弟…快…用力插…喔…好…好美…大鸡巴哥哥…给我…唔…用力…」风致第一次见风铃如此淫浪骚态,更加卖力的顶送,斗大的汗珠自脸颊滑落。久旱逢干霖的风铃显露出痴迷淫态,手指深深的陷进风致的皮肤。「哎呀…好弟弟…姐姐…再也受不了…啦…你怎么还不射精呢…我真吃不消了…求求你…乖老公…小心肝…快射给姐姐…吧…不然姐姐的小穴要…要让你操…操破…操穿了…我真…真受不了啦…」「姐姐…快动呀…我要泄了…快…」风铃感觉小骚屄里的大鸡巴在猛胀,她是过来人,知道风致也要达到高潮了,只得勉强的扭摆着肥臀,并用肉力使骚屄里一挟一挟的,挟着他的大龟头。「啊…姐姐…我…我射了…」风致感到一刹那之间,全身好似爆炸了一样,粉身碎骨不知飘向何方。风铃更是气若游丝魂飘魄渺,两个人都魂游太空去了。二人都已达到热情的极限,性欲的顶点,死紧紧地搂抱在一起,腿儿相缠,嘴儿相贴,性器相连,全身还在不停的颤抖。许久两个人才从高潮中恢复体力,互相爱抚着带给自己无限欢乐的肉体,风铃靠在他怀中道:「好弟弟,姐姐从来没这么痛快的做爱,好舒服啊,和你玩一次,就是死了也甘心。」风致揉捏着姐姐的嫩乳:「姐姐,我以后会让你每天开心的,我也是第一次这么爽。」风铃摸着他软下去的鸡巴:「你的宝贝简直要人命,以前你姐夫从没有让我有怎么多的高潮,以后你不管娶了谁当妻子,姐姐也要给你玩。我不在乎别人怎么说。」风致道:「姐姐,你嫁给我吧?我要你当我老婆。」风铃流下了泪:「姐姐已经是残花败柳了。你只要记得姐姐的好处,能给我几次就足够了。」风致坐起来认真的看着她: 「姐姐,我一定要娶你,自从七年前我们几个 上山玩,我受了伤,你每天给我敷药,给我洗澡,我就喜欢你了,我对自己说一定要娶你,你答应我吧。」风铃感动的搂着弟弟:「姐姐好感动,我也喜欢你,我知道一个人没办法满足你,你有别的女人我也不在乎。我要做你妻子。」两个经历了欲仙欲死高潮后的男女紧紧的拥抱在一起。第二天风致果然向风天烈提出要和姐姐风铃结婚,风天烈看着认真的两个人,林氏姐妹当然帮着风致了,再说她们都喜欢风铃,丁嫚、风雷、风雪也赞成,风天烈对风铃说:「风致天生练武奇才,而且天赋异禀,命犯桃花,你做她的妻子就要大度,能容人,否则只有伤心失望。」风铃看着父亲坚决的说:「爹,我和弟弟已经有了合体之缘,你的意思我都明白,我会当好老大的。」其他几个人都奇怪的看着风致不知道他用什么手段把风铃弄的服服帖帖,尤其那几个搞过风铃的女人更是奇怪,因为她们知道风铃虽然性欲强烈,但一年多来只和女人玩过,都以为她只喜欢女人。看着干娘、兄嫂、妹妹奇怪的眼神,风致也有些扭捏,却握住了风铃的手。风天烈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多灾多难的女儿,看到两个人相爱的样子,也就同意了,并给他们举行了盛大的订婚仪式,决定一年后在杭州为他们举行婚礼。并在后院给小两口单独的房间。风致和风铃都十分高兴。有情人终成眷属。她们知道风铃虽然性欲强烈,但一年多来只和女人玩过,都以为她只喜欢女人。看着干娘、兄嫂、妹妹奇怪的眼神,风致也有些扭捏,却握住了风铃的手。风天烈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多灾多难的女儿,看到两个人相爱的样子,也就同意了,并给他们举行了盛大的订婚仪式,决定一年后在杭州为他们举行婚礼。并在后院给小两口单独的房间。风致和风铃都十分高兴。有情人终成眷属。她们知道风铃虽然性欲强烈,但一年多来只和女人玩过,都以为她只喜欢女人。看着干娘、兄嫂、妹妹奇怪的眼神,风致也有些扭捏,却握住了风铃的手。风天烈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多灾多难的女儿,看到两个人相爱的样子,也就同意了,并给他们举行了盛大的订婚仪式,决定一年后在杭州为他们举行婚礼。并在后院给小两口单独的房间。风致和风铃都十分高兴。有情人终成眷属。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