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金鹰英雄传

    发布时间:2020-10-22 00:01:05   


    破城的命运,但是土都的骑兵还是没有动静,不禁有点着急。又有一处城墙坍塌了,喊杀的声音,仿如惊天动地。『公子,后备军已经出动了。』谷峰从城下跑上来报告道。云飞没有回答,后备军全是红狼军的降卒,纵有战死之心,也难敌声势凶凶的铁血大军。也在这时,土都等动了,他们领着二千骑兵,排山倒海似的杀奔而来,城里的疲兵,势难抵挡。『点火!』骑兵尚有半里之遥时,云飞紧张地大喝道。『得令!』谷峰狂叫道。骑兵快要兵临城下了,城外突然不断传来巨响,仿如天崩地裂,地动山摇,杀气腾腾的骑兵,人仰马翻,很多还给爆炸抛到半空中,接着城头出现了数十名谷峰带来的战士,他们点燃引线,把霹雳火朝着敌军聚集的地方掷下去。霹雳火威力惊人,炸得攻城的敌军鬼哭神号,伤亡寝借,频频呼爹唤娘,狼狈逃窜。『击鼓!』云飞大喝一声,赶下城头,跨上披上了铁甲的大白的虎背,领着红粉奇兵和二千军士杀出城外。鼓声才起,城外的两翼,也分别杀出两队数百人的骑兵,扫荡战场上的残兵腋将,骑兵之后,却是两个威风凛凛的千人方阵。土都败了,还败得很惨,云飞率军追杀了十多里才鸣金收兵,收拾战场后,发现敌人遗尸逾万,包括炸断了腿的敖大虎的尸体,俘获数百辆战车,千馀匹骏马,缁重粮草,不计其数。云飞清点损失,守军伤亡虽然有三千人,尚馀万六七战士,其中三分一是红狼军,但是大胜之后,人人兴奋雀跃,战意高昂。估计土都经此一败,剩下的战车战马不会太多,纵是伤疲尽起,能战的只有七、八千,而且士气低沉,当如惊弓之鸟,不足为惧的。由于谷峰不能离城太久,土都败走后,便与秋月返回江平,赶制霹雳火,以备后用,也带走了一对乌鹊,方便日后通讯。云飞经过反覆考虑,决意乘着大胜馀威,收复红石城,于是调兵遗将,齐集缁重粮草,预备休息七天,然后领兵马一万,进攻红石城。云飞的估计正确,能够逃回红石城的铁血军不足六千,但是伤兵满营,连同留下守城的军士,能战的只有五千馀人。这是土都出道以来,最大的败仗,逃回红石城后,立即召开军事会议,然后带同敖四虎和 冯端,直闯城主府。卜凡正和双姬鬼混、芙蓉在旁侍候,想不到土都又大败了一仗,不禁脸无人色,如丧考妣。『你们这几个浪蹄子,不去干活,净是记着男人的鸡巴!』土都骂道∶『自己给我一个期限,要多久才能查出金鹰小子的底细,和那些会爆炸的究竟是什么东西!』『这时很难混入城里查探的,还是待局势平静后,然后再作打算吧!』冯端与双姬同属楚江殿,自然要给她们说话。『大人┅┅』悦姬怯生生地说∶『前些时,秦广王要我家千岁交还秋怡和秋茹,要她们查探金鹰小子的,秋怡已经回去了,倘若多等几天,或许有消息。』『还能等么?倘若是我,一定会乘势进攻,我们如何守得住这里!』土都恼道。『那小子净是以诡计取胜,那有真才实学,怎能和大人比较,我可不信他还有胆子进攻的。』敖四虎忿然道。『但愿如此。』土都叹气道∶『必要时,可以弃守红石,回去金华城,听候大帝指示的。』『他也真的有点运气,胡里胡涂便打了两场胜仗,要是让他取回红石,更是不可一世了。』敖四虎不服气道。『运气!』土都冷哼一声,森然道∶『卜凡,出发前,大虎把白虎精打得死去活来,结果送了性命,你还有话说吗?』『或许打得不够吧!』妙姬呶着嘴巴说。就在这时,银娃忽然神色张惶地走进来,道∶『公子,快点随我来!』众人大为奇怪,正要随云飞一起进去,银娃竟然拒绝他们同行。『什么事?』云飞随着银娃走进了内院,问道。『这边!』银娃才推开一道门,云飞立即听到许多狗吠的声音,再随着她走进一个房间,里边的情景,使他目定口呆。房间的中间放着一张春凳,一个秀 ,只见她脸如金纸,美目反白,乌黑色的眸子也黯然无光,嘴巴却给布索缚得结实,所以不能作声。『她就是芙蓉,是红石城城主的女儿。』云飞伸手探一下她的鼻息,发觉还有微弱的呼吸,喜道∶『还有气的!』『我们怎办?』银娃惶恐地问道。云飞正要回答,却发现一头大狗仍然伏在芙蓉身下,着急地说∶『这里还有一头,为什么不赶开它?』『现在不行的,要待┅┅待它┅┅才能脱出来!』银娃欲言又止道。云飞儿时常常在街头看狗儿打架,知道如果两头狗结合在一起时,就算人们用棍去打,也不能把它们分开,当机立断,取过银娃手中利剑,挥剑便要把大狗刺死。『不┅┅不行的!』银娃抱着云飞的手臂说∶『要是刺死了它,可要慢慢挖出来才成!』『这样如何是好?再弄下去,恐怕会弄死她的!』云飞急叫道。『让我来吧!』银娃粉脸一红,走到了大狗身下,玉手探出,握着大狗的卵蛋,怯生生道∶『要是她受不了,还是会┅┅会弄死她的!』『没有办法了,分开她们再算吧。』云飞叹气道。银娃战战惊惊地握着大狗的卵蛋,轻搓慢拈,她的玉手一动,芙蓉的喉头里便发出阵阵似有还无的闷叫,胸脯也急促地起伏着。云飞也不知如何帮忙,唯有动手解开芙蓉的嘴巴,挖出塞在口腔里的破布,温柔地抹去芙蓉脸上的汗水。『┅┅!』忽地芙蓉闷叫几声,螓首软弱地左摇右摆,接着便没有了声色。云飞吓了一跳,发觉还有气息,才松了一口气。『行了。』银娃娇喘一声,慢慢拉开了大狗,毛茸茸的狗鸡巴也点点地离开了芙蓉的牝户。那狗鸡巴很是恐怖,长满金黄色的茸毛,粗如儿臂,抽出了五、六寸后,好像还里边还有许多。云飞在小孩子时已经看过了,知道狗鸡巴分内外两截,外边看得见的满布茸毛,进入母狗体里后,藏在里边的肉棒才吐出来,表面来看,公狗好像没有动,但是里边的肉棒,却不住伸缩抽插,让母狗尿精,公狗的鸡巴藏在芙蓉的牝户,不难想像她受的罪有多大,只是奇怪公狗如何会把鸡巴弄了进去。狗鸡巴终于完全跑出来了,整根鸡巴差不多有一尺长,里边的肉棒虽然小了许多,也有五、六寸长,直径亦如铜钱大 小,实在恐怖之极,可不明白芙蓉如何受得了。『真是苦死她了!』银娃赶走了大狗,掏出绣帕,同情地揩抹着芙蓉的下体说∶『不知是谁这样毒辣?』『它怎会弄进去呢?』云飞动手解开芙蓉的绳索,好奇地问道。『只要让她沾上母狗的气味便行了,可以把母狗的话儿在那里擦几下,但是气味不会持久,没有气味,它也干不下去。』银娃叹气道∶『奇怪的是看来有许多头狗已经干过了,不知为什么,气味还没有散去。』『几头?那不是干了很久!』云飞吃惊道。『也许从昨天干到现在,这样也弄不死她,总算是不幸中之大幸!』银娃摇头道,手中的绣帕已经脏得一塌糊涂,张开的肉洞里,还是填满了心的秽物。『找个地方让她歇一下再算吧。』云飞不顾肮脏,抱起昏迷不醒的芙蓉说。城主府的地方不少,两人找到了一个房间,让芙蓉在绣榻躺下,银娃也取来干净的素帕和清水,小心奕奕地给她清洁。『役兽术也有教这些吗?』云飞问道。『有的,师父的役兽术有点邪门,要用癸水淫汁饲养群兽,不能不懂的。』银娃回答道。『你小心看着她,外边还有很多事要办,她醒来后,劝她好好休息,不要胡思乱想。』云飞道。『知道了,倘若白凤也在这里,她们大家认识,说话也方便得多了。』银娃问道∶『我们已经入城了,该可以叫她来吧?』白凤不懂武功,无法随军出征,所以留下,方岩负责治军和守城,她负责理民。『你惦着她吗?』云飞笑道。『难道你不惦着她么?』银娃呶着嘴巴说∶『让她早点来,也不用你们害相思病了。』『小鬼头,那个害相思病了?』云飞笑骂道∶『好吧,用乌鹊传书,着方岩派人护送她来吧。』 心的秽物。『找个地方让她歇一下再算吧。』云飞不顾肮脏,抱起昏迷不醒的芙蓉说。城主府的地方不少,两人找到了一个房间,让芙蓉在绣榻躺下,银娃也取来干净的素帕和清水,小心奕奕地给她清洁。『役兽术也有教这些吗?』云飞问道。『有的,师父的役兽术有点邪门,要用癸水淫汁饲养群兽,不能不懂的。』银娃回答道。『你小心看着她,外边还有很多事要办,她醒来后,劝她好好休息,不要胡思乱想。』云飞道。『知道了,倘若白凤也在这里,她们大家认识,说话也方便得多了。』银娃问道∶『我们已经入城了,该可以叫她来吧?』白凤不懂武功,无法随军出征,所以留下,方岩负责治军和守城,她负责理民。『你惦着她吗?』云飞笑道。『难道你不惦着她么?』银娃呶着嘴巴说∶『让她早点来,也不用你们害相思病了。』『小鬼头,那个害相思病了?』云飞笑骂道∶『好吧,用乌鹊传书,着方岩派人护送她来吧。』

    第四十三章六道轮回

    要料理的事可真不少,土都搜掠一空,府库存粮,什么也没有,唯有用军粮应急,同时往黑石黄石运来粮食,还要重新布置防务,提防土都回军进攻,忙了大半天,众人领命离去后,云飞才能够歇下来。这时宓姑和秋怡也回来了,知道芙蓉的事后,硬要拉着云飞一起入内探望。『宓姑,我是男的,进去不方便,就在门外等候吧。』云飞拒绝道。『你把她救下来时,不是什么也看过吗?有什么不方便的!』宓姑不以为然道∶『凤儿说她长得还漂亮,也可以当我的徒弟的。』『那时事急从权,才没有法子,现在怎么行!』云飞啼笑皆非,道∶『她是有夫之妇,不能当你的徒弟的。』『你是说卜凡那兔 子吗?他算是什么丈夫!』宓姑冷哼道。『不,怎样也不行的!』云飞着急地叫。『少主,是老身找徒弟吧,又不是你。』宓姑诡笑道。云飞不知好气还是好笑,看见秋怡抿嘴偷笑,忍不住瞪了她一眼,摇着头,举起拇指做了一个手势,羞得她粉脸通红,不敢再笑,赶忙拉着宓姑进去。隔了一会,银娃走了出来,道∶『她还没醒过来。』『伤得利害吗?』云飞好奇地问道。『身上有些地方给抓伤了,没什么大碍,但是下边肿得好像桃子似的,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复原。』银娃叹气道。『让我找个大夫吧!』云飞说。『有女人当大夫吗?』银娃皱着眉头问道。『噢,我忘了。』云飞惭愧地说,女孩子怎能让人看那个地方。『不用找大夫了。』宓姑走了出来,道∶『秋怡正在给她上药,她还剩下一点地狱门的阴阳续命膏,据说疗效如神,休息两三天该没事了。』『这便好了!』银娃喜道。『少主,她长的实在不错,可惜是个白虎,你不会介意吧?』宓姑眨着眼睛问道。『什么是白虎?』银娃好奇地问道。『女孩子没有毛便是白虎,男的叫青龙。』宓姑解释道。『宓姑,怎能见一个要一个,这不行的。』云飞顿足道。『为什么不行?际此乱世,女多男少,好的男人更少,不知有多少人三妻四妾,何况金鹰国的少主?』宓姑抗声道。『不说了,我也要睡觉了。』云飞没好气地走进了隔邻的房间,早些时找地方安置芙蓉时,发觉这里一列几间也是卧室,可供安歇。宓姑也没有再说,只是拉着银娃低声说话。『公子,你恼了么?』不用多久,银娃便推门而进。『能够不恼吗?怎能见一个便留下一个,她还是有老公的!』云飞悻声道。『别恼了,师父只是看见她这么惨,同情她的遭遇,想收留她吧。』银娃柔声道∶『既然你不喜欢,不留下来便是。』『我不是不同情她,也不是不让她留下来,但是┅┅』云飞可不知该如何解释。『好极了,你答应留下她了!』银娃欢呼一声,抱着云飞的脖子说。『我┅┅你┅┅!』云飞有理说不清,可说不出话来。『什么事这样高兴?』秋怡出现门外,问道。『公子答应收留芙蓉了!银娃拍掌笑道。『我早知道公子不会见死不救的!』秋怡色然而喜道∶『要是她知道了,便不会这么凄凉了!』『她醒来了吗?』银娃问道。『醒来了,可是醒来以后,什么也没说,净是流泪,不知多么的凄凉,现在师父还在安慰她哩。』秋怡感怀身世,泫然欲泣道∶『公子,倘若你不收留她,她一定活不下去的。』『收留她也成,但是不用她侍候我了。』云飞无可奈何道∶『还有,你们可不能胡言乱语,以免生出误会。』『知道了!』银娃笑问道∶『你不喜欢她吗?』『你又乱说话了!』云飞悻声道∶『她是有妇之夫,现在还不知道卜凡为什么投靠土都,倘若别有内情,他们夫妇或许会破镜重圆的,如何这样说话?』『我不说,我不说!』银娃举起双手作投降状,口中却说道∶『卜凡要是好人,可不会把老婆丢下了。』『她也真可怜,不知是谁如此狼毒,竟动用了六道轮迥的恶犬轮回酷刑!』秋怡幽幽长叹道∶『倘若是他,那便百死莫赎了!』『什么六道轮回?』云飞好奇地问。『那是地狱门十八层地狱里的酷刑,六道全是畜道,就是犬、马、蛇、虫、蜂和蚁,与三世为人合称九大死刑,是用来处置叛徒的,倘若┅┅倘若我给他们逮回去,便要尝遍这十八种毒刑!』秋怡惧色满脸道。『人只能死一次,如何能死九次?』银娃莫名其妙道。『老祖┅┅老祖懂得勾魂慑魄┅┅!』秋怡悚悚打颤,扑入云飞怀里,泣叫道∶『公子┅┅呜呜┅┅别让他把我逮回去┅┅呜呜┅┅还是杀了我吧┅┅呜呜呜┅ ┅公子,我很害怕!』『不用害怕,我一定会护着你的。』云飞柔情万种地轻抚着粉背道,也同时示意银娃别再问下去。看见芙蓉如此受罪,银娃不难明白秋怡为什么怕得这样利害,无需云飞示意也知道不该问下去了。秋怡伏在云飞肩头上哭了一会,才止住哭声,哽咽着说∶『公子┅┅要不是你收留我,纵然解开蛊毒,也不知如何活下去!』『不要说这些了。』云飞用指头轻轻抹去秋怡脸上的泪水说∶『以后也不许再哭,知道吗?』『知道了!』秋怡感动地伏在云飞怀里,忽然听到狗吠的声音,怵然而起,叫道∶『不好,要把那些狗儿赶才成!』『为什么?』云飞奇怪道。『我回来再告诉你吧!』秋怡跳下地来,拉着银娃匆匆而去。两女去后,云飞独自沉思,深感前途艰难,铁血大帝兵多将广,实力强横,还有神秘诡异的地狱门作羽翼,自己这点点兵马,别说复兴金鹰国,要自保也不容易,这趟能够击退土都,收复红石城,除了运气,主要还是土都轻敌,万万不能自满,低估敌人的实力。思前想后,检讨得失,云飞决定从今以后,对外要罗致人材,广结盟友,对内要修明政治,整军经武,尽快储备足够实力,自己还要勤练武功,集思广益,才有机会与铁血大帝对抗。云飞想了许多,也想到了玉翠,想到了其他几个女孩子,紊乱的思潮,直至两女回来后,才暂时中断。『发生了什么事?』云飞奇怪地问。『是阴阳续命膏。』秋怡叹息道∶『那东西用作疗治外伤,虽然神效无比,但是配制时,故意混进了异药,招惹异物,用作施行六道轮回,那些恶狗缠着芙蓉不放,便是事前给她上了药,现在已经驱走犬马,该没有问题的。』『但是府里还有蛇虫鼠蚁┅┅』银娃吃惊地叫。『执行六道轮回需要使用特别饲养的异物,例如犬本该用西域獒犬,马是天山龙马,其他的甚是少见,府里不会有的,但是常见的犬马也会受到招惹,才要驱走它们吧。』秋怡解释道。『如何用马?』银娃好奇道。『把受刑的女孩子,缚在马腹之下便是。』秋怡脸露惧色道。『芙蓉怎样了?』云飞为免勾起秋怡恐怖的回忆,改口问道。『昏昏沉沉的半睡半醒,但是还在流泪,师父唤了几个红粉奇兵轮更看护,希望没事吧。』银娃同情地说。『肉体的创伤不难医治,但是她的心┅┅』秋怡偷偷看了云飞一眼,再幽幽道∶『不知道什么人能治得好。』『只要公子点头,一定治得好的。』银娃唱双簧似的说。『又来了,这趟可不能饶你!』云飞一手把银娃攫入怀里,唬吓着说。『你又要欺负人家吗?』银娃娇笑道。『不是欺负,是惩治你这个小鬼头!』云飞在银娃腋下呵痒说。『秋怡┅┅呀┅┅救我呀!』银娃花枝乱颤,喘着气说。『对了,还有你,我也不能饶你!』看见秋怡粉脸酡红,眼波流转,云飞顿觉血脉沸腾,也把她抱入怀里。『公子┅┅不┅┅不要在这里┅┅』秋怡软绵绵的倒在云飞怀里,央求似的说。『为什么?』云飞奇怪道。『她怕吵着人家嘛!』银娃吃吃娇笑道。『你们随我来,找一个不会吵着人家的地方!』云飞哈哈大笑道。

    第四十四章楚江双姬

    但是什么事也有例外的,何况她们要的缠头资不少,普通军士如何付得起?』春花笑道。『要多少钱呀?』云飞问道。『两人合共要一个银币。』春花答道。『这么贵?』云飞吃惊地叫,记得丁同在黑石城当队长时,每月的俸银也只是两个银币,妙悦双姬要的价钱,金鹰军中,恐怕只有高级的将校才付得起,双姬不是别有用心才怪。『你是老客人,当然不用这么多,我可以和她们说的。』春花笑道。『不,什么也不用说。』云飞制止道∶『告诉她们,我姓邵,是金鹰军的统领,很是急色,花了钱从后门进来的。』云飞仔细地嘱咐清楚,才在春花的带领下,走进了一间雅洁的卧室,等待这对地狱妖姬侍寝。『邵大爷,妙姬、悦姬来了。』春花领着风姿绰约、婀娜多姿的双姬走了进来,谄笑道∶『她们本是大户的妾侍,是本院最漂亮的粉头呀!』『妙姬┅┅』『悦姬,见过邵大爷。』双姬身穿宫装,一个桃红,一个翠绿,在云飞身前盈盈下拜道。『快点起来,让我瞧清楚。』云飞装作急色道。双姬嫣然一笑,动人地站起来,抬头看见云飞俊俏的相貌,不禁眼前一亮,轻笑道∶『这样清楚了吗?』『清楚┅┅清楚极了!』云飞笑嘻嘻道∶『果然是美人儿,但是┅┅但是好像贵了一点,一个银币差不多是我半个月的俸银了!』『邵大爷,你是军中的统领,怎会计较这点钱呀!』妙姬看了悦姬一眼,一左一右,投怀送抱,亲密地拉着他的手,说∶『我们姊妹一定能让你快活的。』『如何让我快活呀?』云飞色迷迷道,双姬香气袭人,使人神魂颠倒,幸好云飞见惯风流阵仗,才不会意乱情迷。『我俩姊妹有许多花样,没有男人不快活的!』悦姬故意把丰满的胸脯压在云飞的臂弯说。『对呀,我告诉你┅┅』妙姬抱着云飞的脖子,粉脸贴了上去,呵气如兰地说道∶『你知道什么是叠罗汉吗?我们姊妹俩叠在一起,你便可以同时享受两个骚 了。』『还有,也可以用舌头侍候你洗澡,她的嘴巴很棒,能让你乐几次的。』悦姬学着妙姬把粉脸贴在云飞的脸庞,丁香舌吐,撩拨着他的耳孔说。『端的是可人儿!』云飞格格大笑道∶『好吧,这一趟便花多一点吧。』『你们要努力侍候邵大爷呀,我也要告退了。』春花识趣地离开。『大爷,你真强壮!』春花去后,妙姬更是放浪形骸了,玉手往云飞腹下探去,在隆起的裤裆搓揉着说∶『我看金鹰公子也没有你这么利害。』『你和他睡过吗?』云飞失笑道。『奴家那有这样的福气。』妙姬嗔道∶『只是他入城时,看过几眼吧。』『他是不是又老又丑,为什么挂着脸具?』悦姬随口问道。云飞心中一凛,知道双姬开始探问情报了,看来侦查的目标正是自己,灵机一触,胡诌道∶『他四十多岁年纪,可不算老,浓眉大眼,下颚留有短髭,威风凛凛的,一点也不丑。』『为什么他整天挂着脸具?』妙姬追问道。『据说北方有很多人认得他,所以他上阵时才挂着脸具,在平时可没有挂上的。』云飞大放厥辞道。『他从北方来的吗?』悦姬皱着眉问。『我也不知道,但是口音怪怪的,和我们不同,也常常说北方的事,该是北方人吧!』云飞说。『是神风帮来的吗?』悦姬轻轻拉着云飞的手往胸脯探索着说。『什么神风帮?』云飞愕然道,手掌顺势探进悦姬的衣襟里。『他也像你这般急色吗?』妙姬隔着裤子,把玩着云飞勃起的鸡巴说。『这样也算急色吗?』云飞吃吃怪笑,还以颜色道∶『我可没有听他谈过女孩子,或许不爱女人吧。』『你常常见他吗?』悦姬冒地问道。『怎么不是┅┅你问这干吗?』云飞装作起疑道。『这样的大英雄,全城那一个女孩子不想知多点他的事,单是藏玉院,那一个不想侍候他!』悦姬陶醉似的说。『想知道也行,但是一个答案,换一件衣服。』云飞怪笑道。『行呀,我问了。』悦姬媚笑道∶『你为什么会常常和他在一起的?』『我是兽军的统领,自然要和他在一起了。』云飞傲然道,手上却解开悦姬的腰带。『我也要问!公子懂得役兽么?』妙姬问道。『不。』云飞笑嘻嘻地又再动手。双姬轮流发问,云飞亦有问必答,双手也忙碌地脱掉两女的衣服。两女的衣服不少,上衣、中衣、小衣、绣裙、衬裙、绣鞋,还有罗袜,但是问题更多,云飞告诉她们兽军是由一个不知名的断腿老人训练,负责保护公子,然后说到金鹰军的兵力人马,以至公子的武功、喜好和生活习惯后,两女身上也只剩下抹胸和香艳的骑马汗巾了。『公子和北方的金鹰国有关系么?』妙姬有点紧张地问。『什么金鹰国?』云飞装傻道,却动手扯下妙姬的抹胸。『你还没有回答,不算数的。』妙姬双手护着胸前,娇嗔大发地说∶『为什么他要挂着金鹰脸具?』『我不知道!』云飞拉开了妙姬的玉手,头脸埋在两团软肉中间嗅索着说。『公子守白石时,那些会爆炸的是什么东西?』悦姬问道。『是我┅┅我快要爆炸了!』云飞装作欲火如焚,把妙姬压在床上,大肆手足之欲,还扯下了汗巾,使她身上再也不挂寸缕。『告诉我吧,我可以让你快活的。』悦姬自己解下抹胸,和身伏下,软绵绵的肉球压着云飞的背脊磨弄着说。『那叫霹雳火,是公子向江平的谷峰购买的,十分昂贵,但是一种很利害的武器。』云飞的指头在妙姬的秘洞掏挖着说,暗念詹平逃脱,土都迟早也会从他那里知道的。『买的?多少钱?』悦姬脱下云飞的裤子,握着那勃起的鸡巴套弄着问道。『不知道!』云飞咆吼一声,一柱擎天的肉棒便朝着妙姬的肉洞刺了进去。『公子,整天不见了你,你往哪里去了?』银娃看见云飞回府来,忙赶步上前,着急地抱着他的臂弯问道,虽然与她一起的秋怡没有说话,脸上也是流露着焦虑和关切。『我去了藏玉院。』云飞笑道。『藏玉院是什么地方?』银娃不解地问。『是窑子。』秋怡叹了一口气道,楚江王曾经在哪里藏匿,她自然知道了。『窑子?你去那里干什么?』银娃脸露异色问道。『去窑子自然是找婊子了,我还要了两个哩。』云飞戏弄似的说,但是碰触着秋怡幽怨的目光,不禁暗叫惭愧。『为什么要去那里┅┅?』银娃眼圈一红,泫然欲泣道∶『是不是┅┅是不是和我们一起不快活?』『傻孩子,怎会不快活!』云飞怜爱陡生,温柔 地把银娃拥入怀里,看见秋怡也是垂首不语,胸中一热,拉着她的玉手道∶『那两个婊子,一个叫妙姬,一个叫悦姬,秋怡该认识的。』『什么?』秋怡失声叫道∶『你是说┅┅?』『不错,是楚江双姬,留下来是要打听金鹰公子的消息的。』云飞笑道。『擒下她们没有?』银娃惊叫道。『地狱门很多女孩子是为势所逼,怎能鲁莽?』云飞摇头道。『对不起。』银娃偷看了秋怡一眼,红着脸说。『她们不是的。』秋怡叹息道∶『她们本来是楚江殿的丫头,在一次任务里发现另外两个丫头纵走敌人,回去向楚江王报告,取得他的信任,办成了几件大事,从此平步青云,经过考验后,晋升楚江双姬,另外两个丫头却给送回黑地狱受罪。』『考验什么?晋升后有什么好处?』云飞问道。『除了考验对地狱门的忠诚外,还要通过淫、恶和毒三关,证明她们本性淫邪,才会解开春风迷情蛊,收为正式门人,获授更高深的武功,也可以像其他门人一样,分享地狱门掠夺回来的利益。』秋怡愤恨地说。『她们真该死!』银娃白了云飞一眼,骂道。『能够通过考验得到晋升的,哪里会有好人,就是丫头里,也有自私自利,贪图富贵的。』秋怡唏嘘道。『公子,可要叫人把她们擒下来?』银娃气冲冲地说。『不,她们还有用。』云飞摇头道,暗道秋怡的话,真如暮鼓晨钟,地狱门的女孩子不一定是值得同情的,幸好自己碰上那些善良的,要不然,后果可不堪切想。『有什么用?你┅┅你不是喜欢她们吧?』银娃紧张地追问道。『她们的用处可多哩,可以和我玩叠罗汉,也可以侍候我洗澡!』云飞逗弄着银娃说。『什么叠罗汉?我们也可以玩呀,我们又不是没有侍候过你洗澡,为什么要她们?』银娃急叫道。秋怡脸泛红霞,搂着银娃悄悄说了几句,说得她娇嗔大发,顿足道∶『你坏死了!还有什么她们做得到,我们不行的吗?』『你们总不能告诉土都,金鹰公子的秘密吧。』云飞不再戏弄,把计划和盘托出。『原来如此,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人家!』两女恍然大悟,银娃嗔道∶『你还会再去见她们吗?』『你和我玩叠罗汉,我便不去了。』云飞涎着脸说。 『玩便玩吧,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和秋怡在一起,我什么也不怕!』银娃红着脸,拉着秋怡说∶『但是你可不能再看她们的。』『好吧,让其他人玩叠罗汉吧。』云飞笑道,他已经布置妥当,加上春花作内应,双姬接的人客,全是经过安排,说的话也是大同小异,不愁她们不中计,他也传信谷峰,告诉他霹雳火的故事,让他早作准备。『公子,芙蓉休息了一天已经好多了,却还是常常流泪,整天说想见你。』秋怡低声道。『见我?』云飞有点头痛,问道。『她想见的是金鹰公子,我可没告诉她,你便是金鹰公子。』秋怡答道。『很好,但是我没有空,待我回来再说吧。』云飞道。『公子,你又要去哪里?』银娃问道。『明天我打算过河去看蔡和,可能要十天半月才能回来。』云飞道,希望能助蔡和逃出困境。『一个人去吗?那很危险的。』两女齐声说道。『没有人认得我,该不会危险,纵然有危险也要去的,他那里需要帮忙。』云飞正色道。

    第四十五章奇怪气劲

    让我歇一下!』秋怡呻吟着说。『是不是讨饶了?』云飞止住攻势,笑问道。『是┅┅人家┅┅人家那一趟没有讨饶的┅┅』秋怡又爱又恨,把粉脸埋在宽阔的胸膛上说。『第一趟好像没有呀!』云飞诡笑道。『你坏死了┅┅人家那时怎知道你会这样欺负人的!』秋怡羞叫道,硬梆梆的鸡巴停留在体内,使她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你不喜欢吗?』云飞笑道。『喜欢┅┅我喜欢的,』秋怡颤声道∶『但是┅┅怎能没有休息的,要是累倒了你,我便百死莫赎了!』『纵然是累倒了,也是我自讨苦吃,活该受罪,与你有什么关系?』云飞涎着脸说。『不是的!』秋怡正色道∶『天下苍生的祸福,全系在你的手里,明知会累倒你,我却袖手旁观,不是千古罪人吗?』『为什么这样说?』云飞想不到秋怡会说这样的话,不禁奇怪地问道。『只有你,才有希望对抗铁血大帝和地狱老祖,或许有一天,还可以拯救北边那些人不如狗的百姓,有没有太平的日子,全看你了。』秋怡仰慕地说。『怎样人不如狗?』云飞问道。『在铁血大帝的统治下,世间只有上等人和下等人,上等人是官吏,军队,僧侣和商人,其他的全是贱民,上等人穷奢极侈,下等人朝不保夕,上等人的一头狗,比下等人一家吃的还要多,不是人不如狗吗?』秋怡悲愤道。『没有人反抗吗?』云飞问道。『怎么没有?民变此起彼落,但是如何和他对敌,死了的还好,没有死的,便沦为奴隶,比贱民还要惨,近几年,已经没有多少人和他对抗了。』秋怡凄然道。『那不是很多奴隶吗?』云飞叹气道。『多的不得了,犯了事的,不是死便是全家为奴,上等人以奴隶多寡比阔,下等人养不起儿女的,便拿出来卖,男的当苦工,女的┅┅』秋怡泪流满脸道。『别说了,睡吧。』云飞可不忍听下去,让秋怡起来,抽身而出道。『不,让我说!』秋怡哽咽着说∶『除了铁血大帝,北边更是盗贼蜂起,他们虽然打不过铁血军,但是四处为患,下等人置身夹缝之中,可是生不如死。』『可有听过神风帮吗?』云飞突然记起昨天悦姬的说话。『神风帮是最大的一股流寇,来去无纵,有时还会洗 劫一些驻军少的城镇,铁血大帝视他们为眼中钉,任何人和神风帮沾上了边,便和他没完没了。』秋怡答道。『原来如此。』云飞可不想再说下去,柔声道∶『很晚了,也该睡了。』『你┅┅你不要了吗?』秋怡握着还在蠢蠢欲动的鸡巴,低声说。『你不是讨饶了吗?这一趟饶了你吧!』云飞吃吃笑道。『这样憋着也会伤身的!我有什么大不了,弄死了也没关系的。』秋怡拉着云飞倒在地上说。『我怎舍得弄死你!』云飞心中一热,便腾身而上。(待续)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