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春色
  • 最新排行

    做模特一个中国留学生被美国黑人诱奸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0-10-22 00:01:03   


    回顾自己以往发帖的情况说,过去发的帖子,除了个别的以外,大都和者寥寥。
    这次大家反映之热烈是我没有预料到的。

      第一帖其实没有H描写,网友们感兴趣的是后续的故事,在回复中表示他们
    的悬念。发文后有了回复,才有互动。发文者才知道欠缺在何处,应该如何改进,
    也才有动力继续。

      大家在回复中说了不少赞扬的话,让我有受宠若惊的感觉。多数网友赞同译
    文不要过于生硬、外国化。翻译时我只是尽量表达成我们日用的普通话,而不是
    英文格式的汉语。译笔有一点儿进步,得到众多网友认同,自己也很高兴。过分
    的溢美之词,只能当做大家的鼓励。这里一并说声:"谢谢厚爱,阅读愉快!"

      另外说明几点:一、本文原文确实是外人所写,要到原文地址URL的网友
    (大约有十几人)都可以证明。
      二、请放心,故事会有始有终。原文有78 KB ,译成中文约有5万多字。译
    文时,我做了一些增添,还加了一个尾巴。总共达到六万字。我将把它们分成8
    次贴出,每帖七八千字。绝不太监。
      三、事先打个招呼,下面第二、第三两帖也都没有肉帛相见的H文。请不要
    失望。
    ***********************************


    ***********************************
      (viewthread.php?tid=5364838 )
    ***********************************

                  第二章 上衣秀

      弗兰克开始进攻的手法其实非常简单。

      「嗨,胡莉,」一天下午课后,当我们鱼贯走出教室时,弗兰克开始了。
    「我真的喜欢你今天穿的这件上衣。它在你身上看起来好看极了。」

      「谢谢你,」胡莉点头。她似乎对这种赞美有些紧张。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晓得,」弗兰克不顾胡莉的冷漠,继续饶舌。「我还在
    父亲的照相馆帮他做时装摄影。」

      「是吗?我不知道。」

      「啊,没关系,」弗兰克嘴甜地说。「我老爸最近刚刚搞到一个新合同。我
    们急需用一个新面孔的模特儿,来为这个新项目做上衣广告。不知你对这感不感
    兴趣?」

      胡莉不自觉地停下脚步。我则在几步远的后面跟着仔细倾听。不过一句话也
    没有说。

      胡莉看起来有点不好意思。她踌躇含羞的模样而可爱极了。我不知道她受人
    赞美她的打扮,这样的事儿有多频繁。但这一次她明显的表现出有些不习惯。虽
    然如此,面带微笑的胡莉脸上粉黛含羞,看来对弗兰克的奉承很有些兴奋。

      「你是说,你要我替你做模特儿?」最后,她终于开口问。

      「吔,棒极了,」弗兰克心中暗喜,表面却不露声色。继续奉承:「我敢预
    言,你真的绝对上相。」

      「我可不那样想……」

      「别那样说,你真的可以帮我们一个大忙,」弗兰克鼓励说。又再放出一个
    诱饵:「这种事儿,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谁也说不好。兴许你就此成了名模也
    不一定。」

      经弗兰克这一说,虽然脸上仍然带着一种怀疑的表情,胡莉的热情又涨了一
    点。看得出,狡诈的弗兰克已经在女孩心里播下种子,只是胡莉仍然在权衡这个
    提议的真实意义。

      难道弗兰克是计划用这个建议来造成机会向胡莉发动攻势?只是胡莉的单纯
    和羞涩使她无法表达,她对这个与性有关的工作的恐惧。

      「我们会付给你钱,」弗兰克不让她有多想的机会,又抛出一个诱饵。

      现在胡莉真的被吸引了。我清楚她家的经济情况远不是最好的。任何多余的
    小钱儿对她都有很大的用处。

      「多少?」胡莉直截了当地问。

      「500刀。」

      「什么?」胡莉显然不明白俗语的『刀』是甚么单位。

      「就是500美元。」

      弗兰克笑着回答。心里更加相信我的话,胡莉是个涉世未深的保守女孩。同
    时,也更加坚定了他的决心,一定要把这个雏儿弄到手。作为花场老手,他的第
    六感觉告诉他,对面的女孩还在犹豫,不过她肯定对他的诱饵感兴趣。弗兰克明
    白胡莉想要那笔钱,但是心里很紧张,不知做模特会穿什么暴露的衣着。他必须
    对症下药。

      「放心,他们准备上市的新时装,就是些普通的上衣。和你现在穿的也差不
    多。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胡莉仍然在权衡各方利弊。我同她并不熟,不清楚她想事的思维逻辑。无法
    揣测此时她到底更侧重什么。只是在她嘴里最终吐出『OK』时,我也终于明白
    了金钱诱惑的威力。这样简单的出镜,500刀毕竟是一个难以相信的高价。对
    于胡莉,500美元则是一个月的伙食费。

      我有些悲哀。这女孩儿真是太天真、太幼稚。她应该更紧张、更多虑,那才
    是一个好女孩儿应有的表现。弗兰克肯定会从第一秒钟开始就勾引她。事情就是
    那么简单。所谓做模特儿,完全就是一个圈套。他的目标就是要一层一层地把胡
    莉的衣物剥掉,最后在她的黄花小屄里塞满他粗大的黑鸡巴。

      我清楚,像胡莉这样一个小巧精致的漂亮中国女孩儿,完全没有能力想象世
    界上有如此卑劣下作的淫秽景象。而这正是我害怕的地方,胡莉的天真无邪正是
    她的致命伤,让她轻易就成为弗兰克这种人的猎物。

      我当然不清楚弗兰克计划的细节,也不知道他将从哪里弄到这样一笔钱来给
    胡莉。不过,戏台已经搭好,活剧正在按弗兰克的愿意开始上演。每个角色都主
    动或身不由主地一一登台。最后结果如何,我只能在心中祈祷。

      第二天晚上,戴维、胡莉和我在图书馆做功课。胡莉抽空告诉她的男朋友,
    她将参加模特儿演出。还仔细地把她同弗兰克交谈的情况描述给戴维听。我当然
    知道当时的所有细节。但却不得不佩服女孩儿的心细,和胡莉的思维逻辑的明晰。
    她不只没有拉掉任何细节,还详细真实地向自己心爱的男友托出自己心理活动的
    细节。

      「不,不,不!绝对不行!」戴维得知弗兰克的提议后大嚷。他脸上明显地
    表露出他的怀疑、愤怒和担忧。

      「为什么不?」胡莉轻言细语地反问,她完全不能理解男友的忧虑和恐惧。

      看见他们两人即将发生争执,我连忙起身,对他俩说我要到饮水器去喝口水。
    我自然没有去喝水,而是进到隔壁房间,把耳朵贴在墙上偷听。

      「胡莉,我了解弗兰克。他是个小人。他甜言蜜语不过是要照你的相。」

      「我明白。那不正是做模特要做的吗?」像所有轻易信任陌生人的小女孩一
    样,胡莉用她天真的、带中国口音的甜嗓子问。

      「亲爱的,那不是我说的意思,」戴维冷静下来耐心解释。「弗兰克不是要
    让你做模特儿。他想要拍你的照片是因为你美丽诱人,是因为他想……」

      戴维突然停下。他在犹豫如何措辞。他非常了解胡莉,她对任何提到性的讨
    论有多难堪。所以,他不愿说出『要你当着他们的面手淫』这半句话。

      胡莉听见戴维说的理由,更加不解。便说:「如果弗兰克认为我漂亮,才要
    我做模特儿。那岂不是更合乎逻辑。他为什么要找一个形容丑陋的女孩子,来为
    他们上衣做模特儿?」

      「……」

      戴维一时语塞。我虽然看不见,却能感觉到他的烦躁。我和他都知道,这是
    最难争辩的题目。弗兰克的父亲是个天才摄影师,如今非常有名而且富有。他的
    照相馆实际上是个设备新颖齐全、占地广阔、非常优美、非常舒适的现代化摄影
    棚。这使戴维非常难以用胡莉乐于理解的童话世界语言,来否定弗兰克编造的故
    事。

      我心头一阵疼痛。只有我可以向胡莉说明,弗兰克说的都是谎言、弗兰克的
    提议是个骗局。因为我就是局中人,这一切都是缘我而起。我应当回到他俩所在
    的房间。我应该走进去对胡莉说:「弗兰克的计划就是想要肏你。『但是,我没
    有那样做。

      那天晚上他俩谈话的结果是不欢而散。戴维不许胡莉去做模特儿;胡莉越辩
    越生气。最后,她推开门暴怒而去。我从来没有见过温柔可爱的她发这样大的脾
    气。戴维看起来像大病了一场。他忧虑之极却又无可奈何。便问我该咋办。

      作为挚友,一部分的我想要告诉他真相。一部分的我想说,『赶快说法保护
    你的女朋友,不然他就要被弗兰克那个淫棍掳去了。我知道他想上她。』但是,
    另一部份的我,要我信守承诺。这一部分的我想看到赌局的结果。我后来才明白
    这一部分的我真想要看到的结果,就是赤身裸体的胡莉在弗兰克的小腹磨蹭,最
    后欢快地吞噬他那根黑色的大阴茎。

      「让她去做吧,」这就是我对戴维最后说的话。「不就是上衣模特儿嘛。闹
    翻了不值当。」

         *** *** *** ***

      过一天早上上课之前,弗兰克对我说:「给我25刀。」

      「做什么? 」

      「付钱给胡莉。我答应一次给她25刀。」

      「什么!想得美!我为什么要给你钱?」我被这个无赖惹恼了。「是你而不
    是我想要肏胡莉。」

      「因为你会享受到特殊服务作为回报,」弗兰克又露出一副流氓相,嬉皮笑
    脸地说。

      他这是啥意思?我被他的一席话完全搞糊涂了。

      「在我老爸的摄影棚有好几间更衣室……」弗兰克挤眉弄眼地说。「每间更
    衣室都有一面是占整个墙面大的穿衣镜。有一间里的穿衣镜是用特殊的单向玻璃
    做的。你能看见更衣室里的情况,更衣室内的人却毫无察觉。我们邀请过好多风
    骚女士来试镜。这些女士们自然都要脱光。特殊的女士受到特殊的对待。今天你
    若肯出25刀,我就让你在镜子的那一面观赏。」

      我的心从弗兰克说『脱光』起就砰砰跳。胡莉今天也要来试镜。那就是说,
    她至少必须把身上脱光!弗兰克是在给我提供一个机会,让我欣赏她的美乳。
    我对胡莉的了解,我推断,她一定会穿乳罩。不过那又怎样?

      我能够欣赏胡莉,欣赏她精致的双肩……裸露。欣赏她纤细的两臂……光着。
    欣赏她平滑的上腹……没有遮拦。还有她丰满、不可思议的乳房,它们优美的曲
    线、令人神往的轮廓。不错,它们不是赤裸裸的,而是被一副柔软的、女性化的
    乳罩紧紧兜住。但那也会显现她的乳沟和她的一对美乳的基本形状。

      我不再多言,痛快地给弗兰克25美元。

      「啊,还有一件事……」他把钱放进裤兜,若无其事地说。

      「又是什幺蛾子?」我真的恼了。

      「你丫能顺便带几件你女朋友的上衣来么?」弗兰克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流
    氓相。

      原来这家伙连最基本的『道具』也没有。我倒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弗兰克
    会从哪里为胡莉搞来衣服做模特儿?

      「嗯呣,吔-呀,我想,」我一面支吾,一边飞快地动脑筋,我到底能不能
    把衣服拿出来?「我只能拿些我女朋友平常不大穿的。」

      「那没关系,」弗兰克听了便说。「她到底穿啥根本不重要,不是吗?关键
    是要小妞儿肯脱。还有,这也不是一锤子买卖。这事儿压根需要很多次『试镜』
    和『试拍』才能把她给松动了。」

      这杂种简直就是采花恶魔。不过,我倒是必须承认他满肚子坏水的鬼才。
    又说回来,难道我就比他好几分?没有我就没有弗兰克『做模特儿』的圈套,没
    有我弗兰克的诡计就无法完成。他离不开我。我应该感到自己跟他一样混蛋。

      但是,现时我感到的是兴奋、是情欲高涨。它们不让我去检讨自己在这一场
    丑剧中扮演的角色。我脑袋中唯一的念头便是,今天我会看到那个甜美、纯洁、
    有着挠人心痒的美貌的中国女孩儿,将要解开她上衣的纽扣并脱光上身。我将看
    到她的结实的丰乳在乳罩里颤动,然后它们会又被遮盖,用一件新的上衣的纽扣
    把它们限制。

      我等不及了。

      胡莉来到照相馆时,我已经在单向透光的窥视镜后占好位置。弗兰克事先将
    我带进特殊更衣室穿衣镜墙面后的一条黑暗的夹道。他计划周密,早就备有手电
    筒。所以,我们进到藏匿处并无困难。不过他嘱咐再三,不能在更衣室有人时打
    开电筒。不然胡莉就可能发现我们的秘密。

      当我看见玻璃镜面之后赫然树着一台摄像机时,我已经见怪不怪。它是那种
    拍摄高清影像的最新产品,座在一副稳重的三脚架上。我想,这是这台摄像机和
    拍摄A片的同类机子唯一的不同。因为窥视镜后的空间限制,它不能随意移动。
    但是,它还是有一定的自由度,可以转动角度。最重要的是,它有棒极了的变焦
    距镜头,保证拍摄到A片主角们交合处的大特写。

      「以后有时间的时候,你丫应该看看我们用这玩意儿拍摄的,其他小妞儿的
    录像,」弗兰克不无得意地自夸。「有几张我做『主角』的光碟,质量比市面上
    卖的XXX光碟毫不逊色。我的那话儿同那些黑人种马完全可以比个高低,只是
    我的这些光碟是非卖品。不过,现在你丫已经通过『政审』,有权观看绝密材料。
    哈哈……」

      我在心里说,我才不在乎弗兰克在这之前搞到那些女人,或者这之后他将会
    搞上那些女人。我只想要胡莉。

      接下来便是折磨人的等待。焦急的心情似乎令时间的流逝也变得缓慢。我站
    在黑暗的夹道中,眼睛紧盯住更衣室的门,等待美丽的女神出现。

      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我无意识地调节摄像机镜头来打发时间,却感到无聊之极,因为取景框里甚
    么也没有。弗兰克在摄像机后安置了一个酒吧用的那种高脚凳。至少我可以坐下
    来等待。

      我听见主摄影室的门被打开,然后又被关上。房间隔音很好,我只能勉强听
    见声音,但是无法听清对话。我猜是胡莉来了!不然还会有谁?

      更衣室门突然打开时,我吓了一跳。我马上认出胡莉的侧影,她肩挎的收口
    筒子包竟是我带来的那个。里面装着我早先从女朋友的时装中挑选的上衣。随手
    带上门后,胡莉打开了更衣室的灯。

      啊,上帝,胡莉今天又穿着那件上衣!就是我曾经看见过一次的那件白色上
    衣!那件稍微嫌小,咪咪都要蹦出来了的那件!我从高脚凳上跃起,直奔单向玻
    璃。

      胡莉放下筒子包,往镜子前跨一步。我本能地向后倒退了几步,唯恐不知什
    么原因她可能碰上我。胡莉自然什么也没发现,我也为自己的胆怯自嘲。

      胡莉对镜检视她的颜面化妆,她的脸嫩如蜜桃,化妆无懈可击。丰润的红唇
    娇艳欲滴,眼睑和眼窝上轻微的暗影烘衬出一对凤眼。我站在两尺之外检视她的
    乳房。啊,我的天,我又再一次看见她乳罩的轮廓。她的上衣挡住了乳罩,但是
    不能把它完全隐藏。

      她穿了一条紧身牛仔短裤,看起来就像牛仔裤爱恋地抓住胡莉光滑的、深色
    皮肤的双腿。我认为她从来没有打扮得比今天更性感。我恋恋不舍地再看了一眼
    胡莉的胸脯。心中对自己说:「过一会我将会看到更多的肉体。『

      胡莉离开更衣室去进行第一次试镜。弗兰克显然和我一样欣赏她现在装着,
    决定让她就穿这身白色上衣开拍。我一定要弄到一些这样装着的相片!

      本来,我计划今天全部时间都呆在窥视镜后。但是我难以忍受胡莉离开我的
    视线。我悄悄摸索着走出夹道,力求不弄出一点声响,让胡莉警觉摄影棚内还有
    第三者存在。到了摄影厅,我小心地往墙边伸出脑袋观察。弗兰克已经开始拍摄。

      他让胡莉摆些简单的姿势。胡莉显得很紧张,做出不自然的笑容,跟着弗兰
    克的指挥做这做那。弗兰克拍了一些普通的站姿后,建议胡莉把头发撩起。我看
    见她用手捧起满头的秀发时,心都要蹦出来了。在胡莉扬手时,她的乳房也跟着
    扬升,短小的白上衣几乎盖不住腰。

      拍摄了数张之后,弗兰克停下来走向胡莉。他轻轻摸她的肩头,祝贺她初次
    试镜成功。叫她去更衣室休息并换件衣服。

      胡莉朝更衣室走来,让我手忙脚乱,转身时差点儿摔了一跤。我必须赶在她
    前头。在她解开第一个扣子之前,我必须到位!不管其他上衣如何,这一件我必
    须看到她脱!

      溜进黑暗的夹道中摸索前进的过程,长得好像有地老天荒。如果我摸索到位,
    在窥视玻璃前看见的是胡莉已经在开始扣新衣服的纽扣,那我宁愿去死。

      我终于到了单向透光玻璃前面,担心地向更衣室里瞧。胡莉正对镜自忖。感
    谢上帝,她依旧穿着原来的白上衣。

      我瞧着她,不知她在干什么。过一会儿方才明白,原来胡莉正在重新摆弄刚
    才用过的几个姿势。她试着对镜微笑、张口大笑或者只抿嘴带笑,要看究竟哪种
    程度能让她的美貌发挥最大的魅力。她甩动长发、从一边到另一边略微转动美丽
    的面孔。在胡莉扬起双臂时,我瞧着她挺起的胸脯,感觉完全被她俘虏。随着手
    臂放下,胸脯回复常态,我的心也渐趋平静。

      在她的手伸向上衣第一个纽扣时,我又紧张得不敢呼吸。这时,我想起来我
    没有调节摄像机。但是我顾不了那么多了,反正我已经站在它前面把它挡住了。
    我不喜欢看取景框里那个小小的屏幕,我不要看电子的影像。

      我需要用我的肉眼,看活生生的胡莉。看她用手一个个地解开上衣扣子,看
    她亚洲人的皮肤反射出的绚丽色彩。

      第一个纽扣被解开了。两个扣子解开了。三个都开了。这第四个让胡莉的乳
    罩解除遮挡。它立即引起裤裆里的反应,我的老二开始充血肿胀。我紧贴住墙面,
    在她继续往下解扣儿时,我急需某种东西来压住我的阴茎。

      胡莉的上衣像天使凯旋一般地敞开。我盯着她的胸脯。她亚裔的皮肤与我的
    想象一点不差。浅棕色。光滑柔软。细腻得就像奶酪。我能看清每一束光线在胡
    利肌肤上的反射和色彩变化,从她双肩到她的乳沟。

      乳罩白软缎的扣杯一丝不苟地护住她的乳房,也增添了它们的魅力。胡莉离
    开穿衣镜走向她的筒子袋。我的全身骚动。我要触摸她。我要爱抚她。我要继续
    脱光她。

      她倾身去够筒子包,她的双乳在弯着的身体下下垂。乳罩紧紧把它们托住,
    但不是一动不动。我紧紧咬住嘴唇,我能感到胡莉玉乳的颤动。

      她从筒子包中取出一件新衣,便把已经解开的上衣脱去。胡莉上身的每一寸
    裸露之处都熠熠生辉。我赞美,我膜拜。她的双肩、她的后背、她的上腹。我猴
    急、我渴望。我要看到她身上每一寸还被遮掩之处……她的咪咪、她的屁股蛋儿、
    还有她的——小屄。

      一记轻而坚定的敲门声从更衣室门口传来。

      「你在里边没事儿吧?」这自然是弗兰克。

      胡莉飞快地转身背向门,急忙扯过新的短衫遮住胸脯。

      「我马上就好!」她神经质地尖声回应。

      看见胡莉的表现,我笑了。她不会自愿地像这样轻易曝光。接着,我眼前灵
    光一闪……哈,就算戴维也没有见过这样的美人春景。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人见
    过只带着乳罩的胡莉!一个是她本人,另一个就是我。

      这一天接下来还用了三件上衣。还有三次,胡莉进来当着我的面脱衣服,然
    后回去让弗兰克拍摄。这三次我都录了像。每次胡莉解开短衫无意地暴露自己时,
    我都录下她的光胸脯。我仍然通过窥视玻璃直接偷看,只是偶尔去摄像机的取景
    框瞧瞧,以保证胡莉是在图像的中央并且聚焦准确。

      在试镜的时间,我则悄悄跑出去观看。我对弗兰克的自制力感到惊佩。他完
    全是一副专业摄影师的架势。虽然我知道他心里一定比我更难受。因为他想肏她,
    而我只是想观看。我特别注意他的前裆。他通常故意穿紧身牛仔裤,刻意要让人
    看见他巨无霸肉具歪在裤腿儿一边绷着又粗又长的轮廓。这一次却是一袭黑衫黑
    裤,而且是很宽松的那种,所以,他即便是勃起也很难看出。

      弗兰克有时也碰胡莉的身子,甚至轻推或轻拉,但那都是拍片的需要。丝毫
    没有性的意味。他的言谈也颇有翩翩君子的风度。不带俚语脏字,更没有性的暗
    示。

      他们两人也说些笑话,常常相互大笑。就像在图书馆的课题组会一样。全然
    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傍晚。这完全不是我预期的情况。我以为弗兰克会立马出
    手调戏胡莉。胡莉则会爆发,痛哭着跑回宿舍或者回到戴维身边,

      现在,我不得不认真考虑,弗兰克有赢的可能。

         ***    ***    ***    ***

      胡莉离开后,弗兰克立即溜回放映室,急于要知道我到底看见些什么。我只
    是简单告诉他:「这是我从来没有过的欣赏女性美的经历。」

      「你丫到底看到那小妞儿的奶子没?」

      弗兰克在胡莉不在场时,说话可就没有那样文雅。我只好解释说,胡莉戴着
    乳罩来。从头到尾压根儿就没有摘掉过。

      「哥们甭担心,咱们对症下药,三两次下来她自然会脱!」弗兰克自信地说。
    「而且不光是奶子,还有她的小穴!咱敢打赌,你丫早就忍不住想要瞧她水淋淋
    的中国小嫩屄!」

      仅仅想一想弗兰克所言就让我失去同他对抗的勇气。我不知道他下一步的计
    划是什么。但是我明白我不会反对。我就是一个废物。我在生活中没有其他的目
    标。家庭作业不算回事儿。毕不毕业跟我没关系。目前的女朋友我也不在乎。我
    的一门子心思全都放在一件事儿上。这就是想要看到一丝不挂的胡莉。而且,还
    不只此……

      我想亲眼看见胡莉挨肏,看见一根阳具冲进她的小穴,见证她失去贞操。

      但是,这事儿我不能做,因为胡莉是我挚友的女朋友。我没有胆儿做这件事
    儿,因为我已经有自己的女朋友。这事儿戴维目前也做不成,因为胡莉要在婚前
    守贞。就算戴维能说服胡莉做了这件事儿,我也不可能看见……

      啊,不!思来算去,只有弗兰克是我的唯一希望。只有这次帮助他赢,我才
    能亲临目睹胡莉在被弗兰克攫取贞操的刺入中挣扎哭喊和颤动呻吟的美景。

      凭弗兰克采花儿的能力,他极有可能成功。如果得到我的一臂之力,此事便
    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虽然这意味着我输,我也不在乎。如果我成了弗兰克的帮凶,
    我自然有权观战。他原本一贯喜欢展示他的性能力,这次他就更不会反对我窥视。
    相反,他知道我场,一定会极尽所能把这场破处之戏演绎得淋漓尽致!

      想想看,娇小的胡莉被比她高过几乎半截身子的巨人弗兰克骑在胯下,那样
    的对比是多么震撼!

      想想看,胡莉从未开发过的东方处女小阴户第一次就遇上弗兰克的西方巨无
    霸阴茎穿刺,那情景是多么恐惧!

      想想看,胡莉黄色人种的粉红色紧窄鲜嫩的小阴道同弗兰克油光铮亮粗长坚
    挺的黑怪物抗争,那样的色彩反差是多么鲜明!

      再想想,当中国女孩胡莉最终被美国黑人弗兰克征服,在巨型的黑色阴茎挞
    伐下快乐承受、辗转呻吟,那画面是多么诱人!

      厘清了四角关系的逻辑,渴望看见想象的场景,我不再犹豫。

      我就是一个流氓,和弗兰克没有两样。

      我没有道德底线,只有一个目标。

      那就是帮助弗兰克完成诱奸胡莉。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