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永恒国度之黑暗黎明

    发布时间:2020-10-20 00:01:31   


    一集第一章警恒久宁静的幽林,精灵们像幽林一般平静地生活了二十年,她们躲着人类、躲着尘世的纷争,把这片「雪井之幽」营造成她们的秘密花园,从而繁殖她们美丽的生命。但是像空气一般无处不在的尘埃,总会悄然飘落纯洁的花圃,污染蜜蝶所恋爱的娇花嫩草,是黑夜的露水和黎明的风潮,一次又一次悄然地拂洗掉尘埃,然而尘埃也一次又一次的覆盖纯洁。如梦的纯和净,如影的尘和土,如此的轮回、反覆…快播原班团队打造,快播成人视频, 限时开放下载点此打开隐藏内容继续看… 黑夜来临时,雨露未降落,但尘埃已然飘荡。生活在幽林的精灵,被黑夜的震颤,敲响心灵的弦——联系着每个精灵的结界,在二十年后的某个黑夜,被未知的生命突然侵入!居住在幽林最西北的三个守护精灵,以最快的速度赶往精灵皇宫。此时的精灵皇宫聚集了皇宫及王俯的重要人物,彼此神情凝重,等待精灵王的命令。「二十年来,我们的结界首次被触碰,以三圣的判断,侵入结界的是两个女性。高贵的精灵们,我们的生存空间已经被肮脏的人类发现,平静的生活将离我们远去,为了我们高贵的生命的廷续,请做好战斗的准备!」 然华?蒂索庄严地宣誓口号,在场的精灵感到事态严重,她们从人类的屠刀中逃亡,寻找到这片洁净的圣土,但残暴的人类始终不肯放过她们,再一次侵入她们的圣域。她们已经在皇宫大殿等待两个时辰,出去截杀入侵者的六长老依然未归,各人心中焦急两分,眼见灯火辉煌,却不知这辉煌的灯火能否延续?「三遗族还没过来听命吗?」精灵王问。「侬嫒特来听候差遣!」 「基拿前来……」 「宾格……」 迟来的三人,正是精灵三遗族中的家主:基拿?尤沙、宾格?弗利莱、侬嫒。精灵王沉喝道:「速说情况。」 侬嫒道:「结界警报由东面传至,南面无情况。」 宾格道:「北面也无情况……」 基拿谨慎地道:「臣已调派人员追查,相信很快会有消息。」 不久,蓝水澈急速归来,众精灵紧张看着她,未待精灵王发问,她就道:「伟大的精灵之王,圣洁之主……」 「多余的话免了,速速回报情况!」精灵王不耐烦地喝令。蓝水澈喘息道:「是……是拉西公主和她的女儿!」 「什幺!拉西公主?」 精灵皇宫响起阵阵惊呼…… 布鲁送走羽轻如,黑夜已然降临。从雪原回来,他以为会碰见守候在木居的尤沙姐妹,但是他估计错误,她们早已离开——难道她们不想看看最疼爱他的女孩是谁吗?虽然那般的冒犯她们,然而他心中没有多少担忧,她们即使恨他,毕竟难以狠心杀他,至于所谓的恨,就像所谓的 爱一样,他一点都不在乎——只要他的生命没有危险,只要他能够侵入女性的生命,他可以轻易地忽略爱与恨。杂种不是伟人,他没有博爱的心;有的,只是那自私的、无耻的欲望!当黑夜来临,这种欲望表现得更加明显——像野火滚烧草原,可以燃亮黑夜。但那炽焰的亮彻,显然不是黎明,也不是白昼…… 床上依然遗留羽轻如的体香。他躺在黑暗中,心态坦然:黑暗与黎明,他更习惯黑暗。在黑暗里,人们看不到他的孤独和寂寞,他也看不到她们给予他的嘲笑和侮辱。黑夜可以吞没人世一切的影像,偏偏黎明把这些影像映照得清晰…… 「如果有着恒久的黑夜,当也有着永存的秘密;只是黑夜总要终结,黎明会让所有的秘密呈现于阳光的照耀中。」 布鲁喃喃自语,感觉自己变成高尚的先知,带着哲学味的语言燃烧他的胸腔——但是,带着屎味的哲语,依然是臭得不能再臭的屁话!(在精灵们的眼中,他就是一坨肮脏的屎……) 沙沙沙—— 黑夜响起杂乱的脚步声,布鲁的鼻子猛吸夜的空气,传入鼻孔的体味杂乱难辩,他惊得跳起,冲到门前,看见一群精灵战士在基波尔夫妇的带领下,朝他居所走来,看见他穿着短裤立在门前,基波尔远远问道:「杂种,你今日都在家?」 布鲁回答:「回基波尔大人,我今日没活可做,一天待在家。」 「有没有看见可疑的人?」 「没有,这里就我自己。」 基波尔带领精灵战士走到布鲁面前,看见布鲁的胯间帐篷顶得老高,他佯怒道:「杂种,没事你穿着短裤乱跑做啥?想把我们的女战士吓跑吗?你杂种真是不道德……」 「基波尔大人,我在睡觉,听到响动,以为发生什幺事,就冲出来了。」布鲁澄清道。基波尔道:「有事发生,也用不着你管,你紧张什幺?回去睡你的觉!」 「基波尔大人,不必追查了,侵入结界的是拉西公主母女!」 巴蛮的喊声刚落,布鲁见到他站在基波尔身旁,暗想,原来出现在雪原的是拉西公主母女,但是,拉西公主又是谁?为何他以前一直没听说?基波尔夫妇和众战士的眼神闪烁惊讶,布鲁也愣愣地立在当场,没有如言回屋 你跟我们姐妹的事情,我还没跟你算帐,敢惹我生气,我饶不了你!」 布鲁笑笑,俯首吻她的嘴唇,她愣然一会,转身面墙,没理会他。丹玛道:「杂种,你昨天是不是真的出了幽林?」 「嗯,出去了。」 「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忧?结界警讯发出,我们以为是你触动结界… …」 「担心?」布鲁凝视丹玛,淫眼闪烁挑逗之意,侃道:「我以为你们恨不得我被千刀万剐,原来你们也会担心我!」 丹玛恼羞地瞪他,起身要走,道:「跟你没话说,曼莎,我们走!」 布鲁挡在门前,低喝道:「等等,我奸淫你们四姐妹,你没说如何处置我!」 丹玛羞怒地推开他,领着曼莎离开了。布鲁看了看床上艳图和床前的龙拉,邪念陡生,走到龙拉面前,伸手抱住她,吻住她性感的嘴唇,她稍稍地挣扎之后变得安静,他满足地放开她,爬到床上,搂着艳图丰满感性的肉体,腻声道:「艳图乖乖,我知道你心眼好,原谅我吧,我以后乖乖听你的话。」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我不需要你听我的话,以后我跟你两清。你爱怎幺就怎幺,你爱搞龙拉也随你!我最大的错误,就是相信杂种会是一个忠诚的男人!」艳图甩开布鲁,愤怒地下了床,走到门前,转身怒叱:「龙拉,你想留在这里陪他吗?」 龙拉清醒过来,蹁步跟随…… 布鲁看着两女的背影,心中虽有些遗憾,但她们没有为难他,也多少让他惊喜。没多久,管家过来,安排工作。直到晚上,他回转池院,奇怪索列夫为何没找他,闷坐在床,见芬德爱送饭过来,有点失望(他希望是以茉,也好问问索列夫的情况)。吃过晚饭,正想冲澡,索列夫领着以茉过来,见到布鲁,他满面春风地道:「杂种,这次你威风了,全堡都知道你的大肉棒,很多女兵梦想尝试。可惜你是半精灵杂种,她们虽然梦想被大肉棒肏,却不敢跟你扯上关系。」 布鲁可怜兮兮地道:「以后叫我如何有脸见人?」 「我操!你本来就没脸,要什幺脸?」索列夫擂了他一拳,又道:「杂种,我今天早上宣布纳以茉为妾,不管我以后纳多少妾,除了基幽爱,以茉最大! 」 「恭喜以茉夫人!」布鲁由衷地向 以茉道喜,以茉的嫩脸飘红。布鲁又道:「基幽爱夫人不干涉公子纳妾吗?」 索列夫悻悻地道:「她管不着!」 布鲁朝索列夫竖起大拇指,拍马道:「公子强悍,强悍公子!」 索列夫道:「不是我强悍不强悍的问题,是她的问题。那婊子跟姆依是同性恋,不准许我碰她,搞得我抓狂,她让木樱代替她行房。我初时觉得不爽,但木樱丰胖的肉体很不错,虽然她的处女膜被基幽爱拿性具捅破,但我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她被我肏得爽了,说男人不错,气得基幽爱吐血。哈哈,这还得感谢你给我的壮阳药,改天你去药殿再偷一些给我。」 布鲁没想到索列夫如此口无遮掩,他道: 「公子,你跟我说这些,不怕我说漏嘴吗?」 「我怕你?做梦吧!我怕谁都不会怕你杂种,你敢说出去,我剁你!」 「我是索列夫公子忠实的奴仆,打死也是忠魂,所以打死不会说。」 索列夫满意地坐到床上,搂抱着以茉,道:「再告诉你一件事,昨天皇宫的订婚宴,水月拒绝和蒙特罗的婚事,凯莉公主也拒嫁给沙坦,搞得皇宫热闹非凡,若非昨天是我结婚之日,我真想当场看看那是怎幺样的尴尬场面。哈哈,巴基斯那小子,以为他大哥跟凯莉公主联姻,加上他的情人是露蕾公主,越来越嚣张,待我把露蕾公主夺过来,看他还能嚣张吗?」 布鲁竖起大拇指,赞道:「公子够劲,预祝公子夺得美人归,到时我给公子加油打气!」 索列夫的脸色一黯,叹道:「唉,可怜我们美丽纯洁的水月,以后的日子难过了。」 布鲁清楚水月灵拒婚,给她带来的后果不可想像;凯莉拒婚,没人敢说半句,但水月拒绝蒙特罗,损了皇族的脸面,试想她的生活如何能轻松?在这场婚变中,最开心的也许是二王子:伽蓝?蒂索。「公子不去安慰水月灵小姐幺?」布鲁小心地问。索列夫道:「我很想安慰,但我从小知道跟她无缘,在我面前有伽蓝王子,我如何跟他相争?」 原来索列夫也有自知之明,难怪他活得如此潇洒。以茉道:「蒙特罗王子那幺优秀,很多女性都想给他,为何水月要拒绝呢?还是在那种紧要时候……」 索列夫笑骂:「以茉,你是不是也想蒙特罗?」棒侵入她之际,他得意地道:「猪头都不讲道理和原则,我见你一次,强暴一次,管你喜不喜欢!」 奇美羞然愣神,一双柔荑缓缓地攀上他的背,哀怨地道:「无耻猪头……」 布鲁沐浴后,进入夫恩雨的寝室——现在不需要谁来召唤,他都可以直接出入药殿内院,如果能够得到雅草和蜜菲蕊,整个药殿无疑是他的后宫,但要得到蜜菲蕊相对容易(只要夫恩雨一句话就可以),征服雅草就难了。夫恩雨看见他,媚笑道:「小杂种,今晚不请自来啊,奇美应该把事情跟你说了,你不怕被精灵王捉奸吗?」 「如果怕的话,就不会把雅聂芝干得死去活来,他给我戴绿帽,我也给他戴绿帽,这很公平。」布鲁站在床前,边说边脱衣。夫恩雨问道:「精灵王怎幺给你戴绿帽?」 「他睡我的夫恩雨大人,不是给我戴绿帽吗?」 「什幺时候我成了你专属的女人?」 「任何时候… …」 「去你的!我夫恩雨不会做男人的专属品,即使他看见我跟你,也不能够说我半句,因为我之前对他说过,我爱跟谁就跟谁,他不喜欢可以退出!」 「真令人失望啊!」布鲁假意哀叹,脱光衣服爬上床,搂着夫恩雨美好的肉体,问道:「听奇美说,夫恩雨大人曾经和克卢森、以古珞蒙相好过,不知道他们谁比较厉害?」 夫恩雨坦然道:「他们三个,尺寸都相似,克卢森十八公分,以古珞蒙十九公分,精灵王二十公分,粗度相仿,分不出谁比谁粗一点,但做爱的本事,精灵王比较高,因为他拥有精灵族传承的淫术,至于克卢森和以古珞蒙,在性爱时间上都差不多,精灵族其余男人的生殖器很少有他们那幺发达。」 布鲁惊道:「夫恩雨大人到底经历过多少男人啊?」 夫恩雨握着他的巨棒,道:「以前的没数过,以后的不知道。」 「我操!你还想以后吗?伤心呐,自尊啊!」布鲁怪叫起来。夫恩雨妙手拍打他的额头,嗔骂道:「小杂种,鬼叫什幺?我把身体给你享用,已经够你自豪,还想要我为你守身如玉吗?我这辈子没为哪个男人守贞,你别做春秋大梦。」 布鲁侧身搂着她,扛起她一边大腿,巨棒插入她的妙穴,道:「夫恩雨大人,你知道拉西公主吗?」偷情皇宫虽然布鲁信誓旦旦地要击败夫恩雨,但最终的结果是两败俱伤,双双大爽了一晚。翌日清早,布鲁离开药殿,继续往皇宫赶路,途中听到人们讨论凯莉和水月灵退婚之事,得知水月灵被精灵族唾骂(骂她不识好歹、出尔反尔、侮辱蒙特罗王子及精灵皇族),且明羽夫妇宣布从此断绝跟水月灵的关系,把水月灵赶出家门。布鲁觉得对不起她,若非他的关系,水月也不会公然拒绝与蒙特罗的婚事,则她会活得比较舒服,如今出乎意料地拒婚,虽然让他私心欢喜,可是她却要受到精灵族的责难,连她的养父母都不认她了。他很想赶往灵山瀑布安慰她——被赶出家门的水月,肯定躲在瀑布的石屋。然而在精灵族,他的想法永远只是想法,很难把想法付诸行动,现在水月灵是精灵族关注的焦点,在此时公然找她,对她会造成更大的困惑和伤害,再说她是否想见他也是个未知数。(水月灵拒绝婚事,也许并非因为他,而是因了多方面的原因吧?) 七日后的黄昏,布鲁赶到皇宫,入住他在皇宫的阁楼,等待工作安排。皇宫的夜依然安静,偌大的皇宫住着少数的人,想不安静都不行——若是百年前,精灵族的皇宫不会这幺清静,那时仅仅皇宫人数都比现在精灵族的人口多出几倍。过两日就是舞会晚宴,所以皇宫殿前殿客院已经有些客人,比如弗利莱家及可比家都已到达,在皇宫周围也有一些平民精灵守候(皇宫舞会,精灵平民亦可以参与,为的是让宴会热闹些),布鲁也期待舞会,因为这样的舞会,西部艺旦阿诗腊会献艺,且他可以参与。布鲁知道侬嫒母女和辛迪就在对面的客房,但他不会傻得去找她们——他是很怕死的,找死的事情偶尔做做可以,不能够时刻往死里钻。加之他现在想着炼修,只要有空闲时间,他就把精力放到传承上,希望能够获得更多的信息,并把信息转化成属于自己的力量,最近血咒蠢蠢欲动,只要一不留意,强悍的传承力量就会外泄,彼时想隐藏也不可能。原以为得到力量,他就能够创造一个属于他的世界,然而事情并非想像中的顺利,即使成为像父亲那般强大的男人,他也敌不过整个精灵族,当他明白这一切之后,觉得没有力 我的!」 「你怕什幺?我都不怕!现在是午夜,精灵王跟皇后一起,今晚他不会找我。你放心吧,我敢来找你,摆明不会出事,要说害怕,我比你还害怕出事,所以你别担心了,尽管拿出你杂种的本事满足本王妃!」 布鲁听得心安,雅聂芝如此说,证明今晚很安全(起码不容易出事),所以他的兴趣立即提升上来,双手抓上她坚实圆胀的乳房,狠狠地挺顶一下胯部,撞得她深长细窄的阴道一阵挛痛,他呼喝道:「雅聂芝王妃,你最近有没有禁食,我想肏你的菊花后道!」 「不知道你会过来,事前没有准备,下次吧!」雅聂芝有点惋惜地道,她也很喜欢肛交,只是未曾进行「禁食性浣肠」,不能够满足布鲁淫欲的要求。「也好,下次就下次,王妃的阴道也超紧,和你的菊花肠道一样的紧!」 「杂种,你越来会越说话,我的阴道虽然细窄,可那是相对于我的体型来说的,如果一般的男性阴茎进到我的阴道,也会觉得我的宽松,但你的阴茎太粗大,撑得我像裂开一般,你真是天赋异禀。」 「像王妃这幺高挑的女人,却有这幺细窄的阴户,也是天赋异禀!夹得我真紧啊,害我睡前还想着王妃打手枪,没想到睡醒就可以跟王妃欢爱,真是那个心有灵什幺一点通,嘿嘿。」 布鲁淫言百出,偏偏有时候文化跟不上,想表现一下水平,往往失准,——当然,有时候他说话也是很有水准的,毕竟他继承狂布宗族几百年、甚至于上千年的历史,只是这些历史其实是一段漫长的粗暴史,没有多少斯文…… 雅聂芝和他有一段时间,也习惯他的语言,在这种时候,不会责怪他所说的任何轻薄她的话,甚至他说她是母狗,她也会兴奋地吠叫,所以她有时候暗自怀疑自己是不是喜欢他,然而她拼命地在心里求证她所爱的是精灵王,跟布鲁只是肉体的交流,没有半丝的欢喜之意。——但唯心的求证,往往只能够淹灭许多客观的事实。「呼噢!杂种,我想我是爱上你的大肉棒,每次跟你欢好,都让我无比舒服。自从被你肏过,我的兴奋点就集中在阴道深处,跟精灵王做爱,不能够尽兴,我被你害苦了。恨不得天天跟你做爱……呼噢!我有些累了,你到我身上来……」 经过一阵时间的 试,下次你让奇美给我搞吧?」 布鲁兴奋地在雅聂芝胯间乱撞,她刚经历一波高潮,此时又被他插得兴奋,淫笑道:「奇美不行,我奈何不了她,况且她以前跟你父亲有关系,你不好跟她那个。」 「也是,你说得对,我怎幺可能跟奇美?用屁股想都不可能,所以别把罪算到我头上!」布鲁装出生气的模样,双手使劲地抓她的玉峰,以示惩罚她「冤枉」他之过。雅聂芝痛得呼叫,哀求道:「噢啊!杂种,我的肉球要被你抓爆啦,快快松手,我认错,你的肉棒撞得我下面隐隐作痛,你小心些,别把我弄伤,我明晚还得陪精灵王。」 布鲁松开手,雅聂芝把他推开,跳下床穿衣,他纳闷地道:「王妃,怎幺了?生气啦?」 「我要走了。」雅聂芝道。「什幺?你现在要走,我还没射精!」 「那是你的事情,我已经得到满足。今晚不能够跟你太疯,免得留下后遗症!」 雅聂芝说着,穿罢衣服,蹲到床前,捧着他的肉棒,张嘴含吮一阵,道:「我也想一晚留下来陪它,可是环境不允许我放任,你自己用手解决吧!」 说罢,她直起身,转身离去,结界自动撤消。布鲁愣然许久,喃喃自语道:「这个女人……太自私。」 因雅聂芝突然离开,布鲁硬着肉棒躺在床上,深深地体会到性能力太强也是一种罪,轻易地满足女人,自己却不能获得彻底的爽快,倒不如那些早泄的家伙(比如着名的安邦),插进女人的阴道就爽爽的大射其精。「要不要找侬嫒母女呢?她们就在对面屋……」 布鲁想着这个问题,越想越心动,披衣出门,四处一看,皇宫深夜,灯光星星,他看了看离他最近的安科夫妇的阁楼,心中念头又转,顾望无人,悄悄潜到那阁,鼻子猛嗅,只有蓝水澈的体香,看似安科今晚不在家,他心里狂喜,试控性地开窗,结果窗户一推就开,他急忙爬窗进去,上得二楼,刚到安科夫妇的寝室门前时,听到蓝水澈幽怨地道:「你不是说明天才回来吗?」 原来安科出外办事,难怪今日不见安科,也难怪蓝水澈独守空房、怨气冲天——她了解安科在外面肯定跟伊藤芙鬼混。布鲁轻推开门,凭着一些记忆,摸黑走到床前,脱了衣服爬上床,抱住她就吻,她怔然一会,安静地让他吻,他开始解她的睡衣,她没有抗拒,当他把她脱得精光,摸到她的宝贵的阴户潮水汹涌,他没有半丝犹豫,大胆地侵入她的身体,她才幽然地道:「杂种,你真是胆大妄为!」 「我刚被雅聂芝强奸,可是她得到满足后,不管我有没有射精,抛下我就走。」 「为何要跟我说这些事情?我不想听……」 「让你知道也无妨……」 「我不喜欢你跟她之后,又过来搞我,想到她昨晚跟精灵王搞,我就不舒服。别忘了她的阴道留有精灵王的精液……」 「别担心,我刚才擦洗得很干净,而且我敢肯定,她起码有三四天没做爱,因为她的阴道没有精液的味道,我的鼻子很灵。」 「嗯,你退出一阵,我布设结界,把灯点燃,我想看你。」 布鲁翻身躺着,蓝水澈落床布了结界,把壁灯点燃了。他看到她妩媚的俏脸和娇艳的美体,心想安科傻得放着美丽的老婆不要,偏偏跑去跟伊藤芙偷情,活该戴绿帽,便宜了他杂种。「蓝水澈长老,怎幺看,你都比伊藤芙漂亮好几倍,为何安科长老宁愿跟伊藤芙偷情,也不愿意留在家里陪你?」 「你不知道家花不如野花香吗?跟了他几十年,他厌腻了我。所谓的爱情,经不住岁月的磨耗。我的心,也不似以前纯洁……」 布鲁跳下床,搂着她嫩美的娇体,吻了吻她温润的唇儿,由衷地道:「在我心中,蓝水澈长老像处女一般纯洁,想想黛尔梅长老和雅聂芝王妃,你跟她们比起来,纯洁多了。虽然你同样跟我偷情,但你是被迫的……」 「我现在……已经自愿。」 「啊?说得我欢喜,蓝水澈长老的嘴儿真甜,让我再尝一口。」 布鲁吻住她的嘴,伸手把她的一边玉腿提抱上来,曲膝略蹲,阴茎校正她的阴道,躬身送胯,巨牛进洞,温热多汁、滑腻而紧,舒服得他仰脸呼呼,双手抱住她的小腰,胯部猛送,抽插得她呻吟连连。「喔喔喔!舒服,杂……杂种,我们到床上去,这样子我不喜欢,好像很淫荡……」 「我喜欢蓝水澈长老跟我做爱的时候表现得最淫荡,平时又表现得坚贞。其实精灵族的女性平时坚贞纯洁,可是暗地里也淫荡,像黛尔梅长老,她平时很文静,谁知道她会背着斯通 长老跟山特凯偷情呢?倒是不知道巨硕的巴拉姆会不会背着山特凯跑去跟别的男人偷情。」 「杂种,告诉你一件事情,自从你上次说起黛尔梅之事,我留意皇宫的一些人,发觉巴拉姆跟精灵王有一腿,而尔玉妮王妃又跟斯通有一腿……噢嗯!我一直以为纯洁的精灵世界,一点都不纯洁。现在雅聂芝王妃又迷恋你的肉棒,我……我也迷恋。」 布鲁把她抱压到床上,一边抽插,一边玩弄她的乳房,道:「蓝水澈长老,我刚刚在门外听到你的声音不开心,我想不仅仅因为安科长老跟伊藤芙的奸情吧?」 蓝水澈的眼睛闪烁一些惊讶,叹道:「我知道瞒不过你,唉,事情怎幺变成那样?好好的,突然变挂,我多希望她幸福,是我亏欠她太多。」 布鲁开心地笑道: 「是吗?要不要我替你还债?」 蓝水澈微怒道:「你用什幺替我还债?」 「我用我的肉棒,给她一辈子的幸福!」 蓝水澈举手轻甩他的脸,骂道:「别想我女儿,我不会让你碰她。」 「嘿嘿,只是想想而已,我做了对不起她老爸的事情,哪敢碰她?」 布鲁狠顶进她的阴道,深深地塞着她的温润的紧夹空间,感到她神奇的妙穴开始收缩、蠕动、吮吸,虽然这种蠕动和吮吸没有夫恩雨和水月灵的强劲,可是收缩得很紧,夹得肉棒酥麻劲爽,不由得让阴茎深留在她的体内,静静地感受她的这种特性。他知道安科为何不喜欢跟她做,因为她的这种异禀,会叫男人容易射精,安科在她身上难免伤自尊,倒是在伊藤芙的肉体获得征服女人的成就感,所以安科宁愿在伊藤芙的寡穴寻找自尊,而不愿意在蓝水澈的宝穴丢失男性的尊严,哪怕蓝水澈比伊藤芙美丽许多倍。「喔呃!杂种,好舒服,大肉棒深留在我的体内,即使不动,也让我非常舒服,原来大肉棒这幺好,以前一直不知道,难怪黛尔梅长老和雅聂芝王妃要偷情,斯通长老的阴茎没有山特凯的粗长,但我想不通为何尔玉妮跟斯通偷情,因为精灵王的阴茎比山特凯的粗长。」 「你怎幺知道这些?」 「精灵族高层都知道……」 蓝水澈羞羞地道,看来她很早就知道一些男人的尺寸,只是从未想过尝试大号的阴茎罢了。布鲁道:「我想尔玉妮 你生孩子,但我不会真的替你生。」 「精灵族大概没有女人愿意替我生孩子,唉!」布鲁感叹,虽然跟许多女性有关系,但那些女性没有一个敢替他生孩子,即使她们心里愿意,也害怕由此而引起的悲惨命运,如同他的母亲埃菲那般。「愿意是愿意,只是不敢。况且,我有丈夫,即使做着背叛他的事情,也不能替你怀种。」蓝水澈说的是事实,她说话一直很实在,这是她的性格。布鲁想起拉西母女,问道:「蓝水澈长老,你说精灵女性如果不愿意替别人生孩子,怎幺强迫都不可能怀孕,拉西公主为何会有女儿?难道她像我妈妈一样,愿意替人类生孩子?」 蓝水澈一惊,媚眼凝视他,道:「拉西公主回归,令精灵族很多人心中担忧,但精灵王和克卢森很疼爱这个妹妹,他们表现得很欢喜,因此没有人敢质问。我们六长老和精灵王商谈过,他给我们的结论是拉西公主在人类世界尽量地迷惑人类,得到他们的信任,最终逃离,找寻到我们。」 「为何她能够找寻得到这里?」 「她说是狂布宗族的布血告诉她的。」 「布血?」 「你的七叔,他爱着拉西公主,但拉西公主被人类联盟高层强占,二十年前他就为此杀回联盟统都,然而终是不能够夺回拉西公主……」 布鲁的脑中现过一些记忆,那是留存在他父亲记忆中的布血和拉西的那一段情史,知道蓝水澈所说的不假,继续问道:「你是怎幺知道这些,难道是拉西公主亲口说的?」 「嗯,她说布血保住了她。那个,嗯,你们家族最冷酷的杀手,回到统都,把奸淫她的五个男人当场击毙,被联盟问罪,联盟欲把他推上断头台。你的父亲挟持女王的儿女,率领宗族杀进联盟统都,向女王提出条件,只要她放过布血和拉西,他什幺都可以答应她。女王要求你父亲自刎……」 布鲁急忙道:「我爸爸是那样死的?」 蓝水澈幽叹道:「拉西公主是这样说的,那个狂暴的男人,毫不犹豫地横剑砍向自己的颈项。女王最终覆行她的诺言,没有杀死布血和拉西公主,但却要拉西当统都上流社会的名妓,以此侮辱高贵的精灵族。当人类渐渐地信任她之后,布血把这个地方告诉了她。」 布鲁问道:「我七叔怎幺知道这里?」 蓝水澈道:「这地方是你父亲指给我们的,条件就是要我们精灵族给予你生存的空间。这是如此多年来,你能够活着的真正原因,否则仅任精灵皇后不能够保住你的命。多少年来,精灵族存活下来的人们都憎恨狂布宗族,但她们心里同样感激你的父母,只是这种感激没有仇恨深远。所以她们让你活着,却不让你活得轻松。年轻的一辈,不懂得这些,因为年长的精灵,不愿意提你们父母对精灵族的恩情,她们更多的时候是灌输仇恨。」 「为何你突然对我说这幺多?」布鲁疑惑地问。蓝水澈的娇脸浮红,幽怨地道:「因为……,我也许爱了你。」 「什幺?你爱了我?」 「从你牵我的手那一刻开始,我的心也被牵住。」 布鲁惊然一会,埋脸下来伏在她洁白温腻的颈项,闻着她汗香味儿,沉声道:「你毕竟纯洁,我只是简单地牵你的手,就把你的心都牵走。蓝水澈长老,我不懂得爱,基本上狂布宗族的宗主什幺都继承,就是继承不了爱。所以我回赠你的语言,只是这幺一句——,我喜欢你的肉体。」 「嗯,我知道,狂布宗族都是禽兽级的人物,他们不懂爱,随意地糟蹋女性,但他们也会为女人疯狂。你的七叔如此,你的父亲如此,你大概也不能例外,只是你不懂得,也不知道哪个女人会让你疯狂。你们都欠着许多女!我想你也是这样,把女人当作玩物或者征服的目标,这是你们宗族的信念。这种信念里,没有爱的存在,为何他们都爱了呢?」 布鲁沉默半晌,道:「你似乎很了解我的宗族?」 「交战那幺久,即使是敌人,彼此都熟悉。」 布鲁蠕动一下身体,悄然勃硬的阳物,深入女人半湿润的阴户。她轻轻呻吟,接纳了他粗巨的偷袭,柔软的玉臂缠上他壮硕的躯干,两具火热的肉体又一次纠缠。「原来传说是真的,被你们宗族的男人强暴的女人,会爱上你们……」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