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变身修真记第17章使忘忧功

    发布时间:2020-10-20 00:01:16   

    变身修真记-第17章 使忘忧功

        听了红波姊的介绍,觉得自己的运气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好,『千精归一』光是名字听起来就非常的让人兴奋,从变成女人到现在,已经有一千个男人的精液,被我的炼精炉给炼化了啊,想想前段时间还是男人的自己,又想了想变成女人以后所做的事情,感觉就好像做了一场梦一样,坐在沙发上不知道自己的路往下应该怎么走,难道真的要做一个离开男人,就活不下去的,什么天阴教的三护法吗

        我在心里问着自己,红波姊见我不说话,她毕竟是一个快八十岁的人了,社会经验何等的丰富,光是看一眼,可能就已经知道我在心里想什么了,走过来,坐到了我的身边,用手摸了摸我的头髮,对我说:「三护法,不要想的太多了,妳要知道人生就有如一场梦,妳的经歷可能比我们都要奇特,在这个世界中每个人都是渺小的,妳做什么都沒有办法逃脱天意的安排,既然天意是这样的,妳也不要太强求了,一切还是顺归天意好。」

        『天意』,我碰到的一切,红波姊用天意两个字就全部都给概括了,是啊,在我身上发生的一切如果不是天意的安排,那么又能够是什么呢只是这天意对我也太残忍了一点,把我的人生变的如此的下贱,不但把我变成女人,还要把我变成人盡可夫,就连老爸要幹我,我也是沒有办法拒绝的这么一个人,不由的想起了初中时候念过的一篇古文,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将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突然我发现了不对劲,在变成女人的这段时间里,我不管是从心理上还是身体上都已经转变的很彻底了,为什么我在心理上又突然转变了回去呢难道是因为我的奼女功到达了第三层的境界,想一想也不应该啊,奼女功不管怎么说也是淫功来的,怎么也不可能让人练着练着觉得自己很下贱吧。

        其实这个时候,我还不知道我只所以会变成这样,完全是因为清心寡慾经的缘故,我的奼女功本来是师傅结合了魔道两家的心法所完成,后来又被我和老姊加入了佛家的心法,这样一来在我的体内就会形成一种自然的平衡,以前的人修练不管是练道,还是练佛或是练魔,时间一长就会被心魔所控制,而我之所以在进入奼女功的第三重天以后变成这样,就是因为我体内的心魔已经沒有办法再影响我的情绪的缘故了,从现在开始我就又做回了完全的自我。

        「小静,我突然发现妳变的也和苏姊姊一样,让人看不出真实的年纪了啊。」老姊突然对我说,打断了我的思路。

        「是吗」我摸了摸自己的脸。

        苏姊姊见老姊这样说,就又认认真真观察了我一番,对我说:「是啊,确实是这样,妳老姊不说我还沒有在意,她一提,就能看的出来了。」

        第一次和苏姊姊见面的时候,我就被她的这种感觉所吸引,现在我自己也变成这种样子了吗赶紧跑到镜子前,对着镜子,我的第一感觉,就好像我是在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人,虽然我知道那就是我,并且在外表上跟以前的仍旧一摸一样,我想如果晚上我上厕所的时候突然看到镜子中这样的自己,肯定会被吓死,这还是自己吗,我惊呆了,在心里问自己。

        就在我被自己的改变惊的不知所措时,红波姊的手机铃声想了起来,红波姊拿起电话一看,对我们说到:「是大护法。」接了电话,大护法问我们下午有沒有空,苏姊姊说:「有。」大护法就要我们到她的別墅去,她还有事情要跟我们说。

        正好我们也要把我奼女功突破第二重天的事告诉她,打扮了一下,就驱车前往了,到了苏姊姊的家,苏姊姊已经准备好了很多好吃的在等我们,她看到了我气质改变以后,一下子抱住了我,激动的说:「恭喜妹妹了,今天看妳的样子,就知道妳已经是突破第二重天达到第三重天的境界了。」

        我笑着点了点头,坐在沙发上,由于是穿着正装,坐的都不怎么舒服,老姊提议衣服都脱了,反正也沒有外人,要是换到前段时间,我肯定会沒有任何意见,就跟她们一起就把衣服脱了,可是现在我不知道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不对,看着她们都开始在脱衣服,我不脱也不好,在心里叹了口气,脱下了自己的衣服。

        苏姊姊叫我们来也沒有什么正经事好说,就是告诉我们一些注意事项,让我们增加一些江湖经验,红波姊已经在慢慢的告诉我们了,在告诉她我是如何突破第二重天的境界后,她笑了笑说:「妹妹真的是好运气,以后我要加紧修练了,不要做姊姊的被做妹妹的赶超了。」

        我也跟着笑了笑说:「不会的,怎么会呢,再说了我们姊妹也不要再分彼此了,等找到二姊以后,我们三姊妹就姊妹齐心了。」见我这么说她非常的高兴,我感觉不到她任何对我的妒意,可能是我多心了,在恢復了本性后,我对于前段时间变的傻乎乎的淫荡样感觉很后怕。

        聊天聊了好久,坐的也有点累了,随意的向窗外看了一眼,才让为我想起来,苏姊姊这里还有一个游泳池,我在小时候被老妈强迫在体校里进行了一年的训练,虽然由于天赋不足被刷掉了,当时搞的老妈还很失望,但怎么说也是经过职业训练的,姿势非常的标准,以后一有空就去游泳池游泳的。

        就问苏姊姊游泳池可以不可以游泳,苏姊姊当然说可以,我就向她借一件泳衣,准备游一会,一听见我要借泳衣,她们几个人就在哪里起哄,说:「要什么泳衣啊,裸泳就可以了。」我看了看她们,笑笑沒有搭理,苏姊姊见我坚持要泳衣,就把我带上了楼,让我在她的衣柜里自己挑,并笑着告诉我:「虽然她有很多泳衣,可一次也沒用过。」说完还『咯、咯』的淫笑了两声。

        看着苏姊姊的样子,心里替她惋惜了一下,觉得这么美丽的一个女人怎么会变成这样的,我却沒有想到在,我自己做淫荡事情的时候,可能也有人在为我惋惜。

        我对泳衣沒有什么研究,选了一件墨绿色连体的,苏姊姊的衣柜里有很多三点式的泳衣,我都沒有选,我的个子比苏姊姊要高,胸部也要比苏姊姊大,但我好在泳衣都有很大的弹性,把这件穿上了身,下了水才知道,这件泳衣一沾水就变成了半透明的情况,也懒得再换一件了,一个人在水里自在的游了起来,蛙泳、自由泳、仰泳、蝶泳,雪白的肌肤被墨绿色的泳衣一衬托显得格外的具有肉感,再加上泳衣还是半透明的,看的老姊她们几个女人的眼神都有点怪怪的了。

        就在我正感受蛙泳蹬腿时,热的阴户被冷水刺激所产生的爽快的感觉时,老姊大声的喊我:「小静,张局长的电话。」

        一听是他的电话,突然想起来今天是他到上海开会回来的日子,回来后他肯定时要来找我的了,从游泳池里爬上来,走到大厅,接过老姊递来的电话说了声:「喂。」

        「静儿啊,在幹什么,怎么是妳姊姊接的电话啊」电话里传来张局长胯胯的普通话,被他一声静儿叫的直起鸡皮疙瘩,想不通昨天以前的自己,怎么会喜欢这样一个用卑鄙手段得到自己身体的混蛋。

        「沒有幹什么的,在游泳,你从上海回来了吗,有沒有给我带东西啊。」我笑着对他说,今天的我,虽然已经从对他的那种迷恋里挣脱了出来,但是我对他却也沒有恨意,毕竟他除了用卑鄙的手法得到我之外,別的对我都很好。

        「呵呵,怎么会忘记妳啊,给妳带了好多东西,晚上带给妳啊,我七点钟过去,真想吃妳烧的冰糖肘子啊。」他在电话里对我说。

        有心想拒绝,可是考虑到拒绝他后,带来的后果,我犹豫了,小声在电话里对他说:「好的,我马上去买。」

        苏姊姊她们已经知道我和这个张局长的关系了,听老姊说的,赵家姊妹和老姊对他都很反感,苏姊姊却要我好好抓牢这个人,必要的时候可以用奼女功的『忘忧功』,毕竟这些有权有势的人对我们天阴教以后的发展是很有助益的。

        在和男人做爱的时候使用忘忧功,效果就好像让这个男人吸毒一样,在以后和別的女人做爱时,感觉就跟嚼蜡一样沒有味道,只有再和对他施功的女人做爱才会有感觉,如果那个女人不再跟他做爱,或是做爱的时候不再对他施忘忧功,他就会向吸毒的人,毒品发作一样变的生不如死,成为一具完全听命于对她施功人的行尸走肉。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