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春花秋月1

    发布时间:2020-10-20 00:01:14   

    第一章 春回故土

    走下班车的那一刻,阳少春格外的兴奋,终于踏上了故乡的热土,阔別三年的家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看着这喜心愉悦的变化,阳少春就加快了往家赶的步伐。

    当兵六年了,他沒回家探过一次亲,不是因为他不想家,而是实在因为他所在的部队离家太遥远了,而且他所在的部队又是一支神秘的部队,六年来,他从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年郎变成了一个身材魁梧高大帅气的热血青年,他所经歷的或许是很多普通人一生都不可能经歷的,他坚信自己这六年来所吃的苦所经歷的磨炼是他人生最宝贵的财富。

    他的家乡地处中国南部改革开放的前沿,因为改革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所以他的家乡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以前的小村庄如今已是一个小城镇了,最大的变化就是人多了,房子多了,路多了,车子也多了。以前的小黄泥路如今已是宽敞的柏油马路,两旁一幢幢耸立的楼房好像那雨后的春笋一样,随处可见,那琳琅满目装饰豪华的一家家各式各样的商店也随着公路的延伸,不断的延伸,看得他是眼花缭乱,心旷神怡。

    就在他边走边看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再叫,“少春,少春!”阳少春回头一看就见一个身材中等的中年人在公路的另一边冲他边招手边叫着。

    阳少春一眼就认出他,正是自己的三叔阳建强,他兴奋的向他招招手,然后便向他跑去,可能是太过兴奋了,沒想到这可是横冲公路呀,这公路上来来往往的汽车因为他的这一举动都发出了刺耳的剎车声,虽然有些车是剎住了,可是也有剎不住的,就在他即将冲过公路的时候,一辆由北往南快速驶来的红色小轿车就沒剎住车,只见那车子便直直的向阳少春的身体撞去。

    本来很多路人和司机都以为这下肯定有热鬧看了,就连阳少春的三叔阳建强都吓傻了,连叫都叫不出来了。阳少春的身体是受过特殊训练的,多少次在生死边缘的磨炼让他的身体已经发生了质的改变,一旦他的感觉感应到身体周围危险气氛的存在,他的身体便会主动的自然而然的释放出超强的力量。

    眼看那红色小轿车就要撞向他的身体之时,只见阳少春突然腾空高高跃起,身体在空中翻了几个漂亮的转身之后,车子从他的身下快速的驶过并伴随着一声极其刺耳的剎车之声远远的斜斜的滑了出去,地上也因为急剎车而冒出轻微的火花和淡淡的胶皮毛烟。

    阳少春平稳的落在地下,他手中的军用挎包也垂手而下,并沒有因为他的动作而影响什么,阳建强已经冲了过来,惊慌失措的说道:“少春,你沒事吧?”

    阳少春看着他笑了笑,“三叔,我沒事。”

    阳建强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发现他真的沒事才算放下心,拍着心口喘着粗气说道:“哎哟,可吓死我了。”

    阳少春一手扶着他的手臂笑道:“三叔,好久沒见,你发福了,哈哈哈!”

    这时,从那红色小轿车里走下一个女人,只见她高高的个子,穿着一件黑色的露肩吊带裙,脸上戴着一幅大大的墨镜,脖前挂着晃眼之极的白金项链,肌肤雪白,丰满之极的身材在那件黑色吊带裙下随着走路的姿势格外的诱人,纤纤细腰之下是一双修长的玉腿,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扣绊高跟细带凉鞋,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丰满成熟的风韵,随着那微风阵阵飘来她的体香和发香,真是醉人呀。

    “臭小子,你沒死呀?”女人的声音真好听,可是话不太好听。

    阳少春回头看了她一眼,带着几丝冷酷无情的腔调,慢慢说道:“我等着给你送葬呢!”

    那女人一听立刻气得浑身直颤,纤纤玉手一指他,“臭小子,你是不是活腻了,敢惹姑奶奶我!”

    “对不起,我姑奶奶早已入土为安了。”阳少春的话仍旧是冷硬无比。

    那女人快抓狂了,一把摘下脸上大大的墨镜,怒视着阳少春,“臭小子,你有种,既然你想死,姑……本小姐一定成全你。”

    女人摘下了墨镜,此时阳少春才看清她的脸,只见她标准的瓜子脸,秀眉凤眼,琼鼻樱唇,肌肤雪白细嫩,真是一个美艷绝伦的女人,那五官长得太好看了,简直就太搭配了,好像天生就是为她这张脸而长的一样,让人看了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舒爽的感觉,从她那毫无皱纹的粉脸看去,这个女人的年龄最多也就二十八九岁吧,可她却自称“本小姐”,好像生怕別人说她老了一样。

    阳少春并沒有被她的美色所震惊,反而笑道:“听好了,大婶,我叫阳少春,叫你的男人来跟我说话吧!”

    女人一听“大婶”更加恨的咬牙切齿,满眼怒火,看着阳少春,抓狂似的叫道:“臭小子,你,你,你给我记住,叫你家里人等着给你收尸吧!”说完就转头向自己的车子走去。

    阳少春看着她远去的身影笑了笑,阳建强被这美丽女人的狠话吓了一跳,慢慢说道:“少春呀,看这女人来头应该不小,你要小心一点了。”

    “沒事,三叔,我们回家吧,对了,我们家现在搬到那里去了,我都快不认识路了。”阳少春的确有点迷路了,做为一名军人,这种现像不应该出现,可是他六年沒回家了,而家里又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实在让他一时很难摸清头脑,还好碰到了亲叔叔,不然他肯定要好找一顿。

    阳建强笑了笑,“是啦,你不知道,这几年,变化太大了,你三叔我有时都会迷路了,哈哈哈,来来来,我带你回家。”

    阳少春高兴的跟着三叔往家里走去,一边走,一边问着这几年家乡变化的事情,阳建强是一名中学教师,口才还不错,和他一边走一边说着这几年家里发生的事。

    阳少春的父亲阳建国有两个弟弟两个妹妹,他是家中老大,老二叫阳建军今年四十二岁了,顺应改革开放的政策,利用自己在政府工作的便利开了一家小酒馆,这几年生意也做大了,从以前的小酒馆变成现在镇上最高级的三星级大酒店了,算是他们阳家最有钱的一个吧,老三就是阳建强,今年刚好四十岁了,因为从小就喜欢读书,所以等大学毕业之后就主动回家乡执教了,现在是镇中学的副校长兼高三年级的教导主任。

    阳少春的父亲阳建国今年四十六岁了,是一个老老实实的本份人,这几年看着二弟做生意发了财,便也下岗入海了,先是考了一本驾照,然后就做起了跑运输的活,刚开始是帮別人拉货,到后来就自己进货卖货,现在在镇上开了一家阳氏货运公司,专门拉天南地北的货,有时人手紧时自己还亲自跟车押货,实在人做的就是实在事,家里条件也好了,将原来的小平房推倒重建盖起了一座三层楼的小洋房,日子嘛也是越过越好了。

    这边走边说就不觉路长,不一会儿,阳建强领着阳少春来到一座三层小洋楼面前,笑着说道:“到了,这就是你家了。”

    阳少春看着面前的小洋房简直惊呆了,不由自主的便想起了小时候他们兄弟姐妹四人欢笑打鬧的情景,哪时家里经济条件虽然不好,可是大家都很快乐,想着想着不由的傻呆呆的笑了起来。

    正好这时,从大门内走出一人来,只见她满头秀发盘扎在脑后,但在她岁月沒有留下太多痕迹的秀美绝伦的脸蛋上有几缕丝丝散发若有若无地遮掩着那明亮的双眼,如雪似的肌肤在阳光照射之下令人刺眼,朴实的白色短袖衬衣将她那丰满坚挺的双峰高高托起,如柳条般的细腰之下修长结实的双腿被黑色的紧身热裤紧紧包裹着,脚上穿着一双灰色的平底细带扣绊凉鞋,那雪白晶莹的玉趾露在外头格外的引人注目,浑身上下散发出成熟美妇人特有的气质和风韵,她手上端着一盆水,看样子正准备晒地。

    阳少春看着她,激动不已,忍不住大声叫道:“妈!”

    中年美妇一听愣住了,看到了小叔子阳建强和一个身材魁梧的年青人,那不正是自己的小儿子少春吗,美妇人也很激动,“少春,少春,啊,少春回来了,少春回来了。”说完便放下脸盆,阳少春也已经冲到美妇人怀里揽住她的身躯,那是多么久违的温暖的怀抱,这种天性使然的感觉让他的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美妇人也是泪花连连,抱着儿子宽厚的肩膀激动万分,“少春,你终于回来了,可想死妈妈了!”

    “妈,我也想死你了!妈!”阳少春好像又回到了儿时,在母亲怀里撒娇好像就是他的专利一样,每次被大哥欺负了之后,他都会懒在母亲怀里撒上好一阵子娇,然后就是看着母亲如何笑骂大哥。

    这时从院子里又出来了几个人,阳少春抬头一看正是父亲阳建国和大哥阳少东,还有两个女人,一个是清纯美少女,只见她小圆脸大眼睛,翘挺的琼鼻薄薄的红红的樱桃小嘴,一头垂直落肩的乌黑秀发披在双肩,一身绿色的连衣裙,如柳细腰之下是一双雪白修长的玉腿,那同样洁白的玉趾在白色的细高跟凉鞋内闪闪发光,真是美艷青春之极,清纯之极,爱恋之极。而与她站在一起的则是一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绝世美女,她的美让人震容,那眼睛,那眉毛,那琼鼻,那樱唇就好像都是上天赐予人世间最美的,她丰满成熟的身材在那一身白色连衣裙内形成一道完美无缺的曲缐,让人的视缐无法转移,从她明眸中闪现出的眼神是那样的温柔,令人娴静,忘却世间烦恼,置身于高山绝顶当中享受那大自然微风的吹拂,令人全身舒爽无比。

    阳建国一看到小儿子,也是兴奋不已,“少春,你回来了。”父亲的话让阳少春的目光从那绝世美女的身上收回来,对于这个陌生的美女却能与家里人相处,他已经知道她是谁了。

    阳少东也很兴奋,兄弟手足情深,与弟弟分离六年了,以前那个倍受欺负弱软不堪的少年如今变成一个比自己还要魁梧的帅气青年,如何不叫他为之高兴呢。

    阳少春激动的叫道:“爸,大哥!”从母亲的怀中直接扑入父亲的怀中,三个男人抱在一起又是一番令人落泪的情景。而那清纯美少女也叫道:“二哥!”阳少春抬起湿润的双眼看着这个自己离家之时才只有十岁的小女孩如今变成一个婷婷玉立的美少女,冲她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他的眼神又落到那个绝世美女身上,红着脸叫道:“大嫂!”

    那个绝世美女正是阳少东的妻子南宫小静,她从未看过阳少春,但却听丈夫和公公婆婆以及大小姑子说过阳少春不少的儿时糗事,如今看到真人,也被他英武帅气的形像感染了,红着脸点点头,“少春。”

    阳建强看着大哥一家人团聚,在一旁乐呵呵的,笑道:“大哥,好了,你们別一家人在外面站着啦,我都有点累了。”

    第二章 天正堂主

    阳建国一听之下,笑道:“是的,来建强走,今天到这吃饭。”一家人进入院子,漂亮的三层小洋楼,下面是一个宽敞的院子,种了一些花草,一楼的客厅很大,小洋楼的侧面是两间小平房,看来是厨房和卫生间,阳建国边走边对妻子于君柔说道:“君柔,快去再弄几个下酒菜,今天我要喝上两杯。”

    于君柔笑着点点头,阳少春的小妹阳美玲却挽着他的手开心的往客厅走去,绝世美女南宫静便说道:“妈,我来帮你。”于君柔开心的再次点点头。

    阳少东和阳建强已先进入了客厅,阳建强在竹片沙发上坐了下来,这南方的天气到了中午就异常的热,他手做扇状摇了摇,“开空调了吗?”

    阳少东立刻去把客厅的空调打开,然后就走到饮水机边拿出几个纸杯倒纯净水。阳建国进入客厅后在一张单人的竹片沙发上坐了下来,美少女阳美玲则拉着阳少春在一张三人坐的竹片沙发上坐了下来,开心的问道:“二哥,你快坐,累不累?”

    阳少春将军用挎包放在身边,摇摇头,“不累。”然后就打量着这装修虽然简单却有点豪华的客厅,红色大理石的地砖,就连墙壁上都是用淡黄色的大理石铺埝,客厅的正中央放着一台超大的家庭影院,四十寸的液晶大彩电,中间是一张正方形的玻璃茶几,上面放着一盘水果,阵阵果香扑鼻而来,另外左边的墙上挂着一幅“万马奔腾图”,甚是雄壮,而右边的墙上则挂着一张不知是谁书写着“以和为贵”的精美字画。

    整个客厅装修看似简单却很豪华,阳少春一看就知道家里的经济条件发生了很大的改变。阳建国笑着掏出一包中华牌香烟,递了一根给阳建强,然后又拿出一根准备递给阳少春,他一看连忙摇手道:“爸,我不抽烟的。”

    阳建国一看笑道:“好,不抽的好。”阳少东此时倒了三杯纯净水过来,一杯放在父亲和三叔的面前,一杯放在阳少春面前,然后在他身边坐下。

    “怎么样,老二,当兵这几年还不错吧?”阳少东边说边拿起面前茶几上水果盘边上的水果刀和一个苹果削起皮来。

    “嗯,二哥,当兵好玩吗?”阳美玲看着帅气的二哥天真的抢问道。

    阳少春喝了一口水,笑道:“沒什么好玩的,都是盡义务嘛!”

    “有沒有打过枪呀?”阳少东仍旧边削苹果边问道。

    “开过几枪吧!”阳少春觉得自己这个回答真得有点煳弄人,他当兵六年来,直少打了几十万子弹,各式各样的武器都能闭着眼睛拆解和组装,不光是单兵武器,就连导弹都打过好几发,而且还偷渡了好几次到国外,这些都是不能说的军事秘密,因为在他退伍的时候,是签过保密合约的,如果一旦自己泄密的话,一定会被抓回部队送上军事法庭的,他可不想做这样的人。

    阳少东看他说得轻描淡写的,就更加相信他那几个当过兵的朋友说的,当兵不就是打几发子弹,跑几里路,沒事拿着空枪到处拉练嘛,说简直一点,就跟普通人一样,就那么一回事,沒什么稀奇的。

    阳建强给大哥点了烟后,自己也点上,深深吸一口,说道:“大哥,刚才我从学校出来,正准备回家的,走到街上无意中看到少春,不然他可真要找你这新家好久呢,呵呵。”

    阳建国笑道:“是呀,当时本然是打算在老房子上重建的,可后来听老马说,我住的那片被几个港商看中了,要建什么电子厂,所以便到老爷子的旧房这里来重建的。”

    阳建强笑道:“说真的,还是老爷子的房子有福气呀,这几年大哥你可越来越发了,快赶上老二了,哈哈哈。”

    阳建国笑了笑,吐了一口烟圈,打笑道:“还不是忙碌命一条,不如老二呀。”

    阳美玲又继续问道:“二哥,我听同学说,当兵的人都有练过武,你练了吗?”

    阳少东一听笑道:“傻妹妹,哪里是所有当兵的人都能练武呀,看你二哥的样子,可能是吃的比较好,现在都长得快比我高了。”

    阳美玲嘟着樱唇,娇嗔道:“什么嘛,二哥是比你壮了。”阳少春一听笑了,“妹妹沒有了,我是吃得比较多,所以是光长身子了。”

    阳美玲不理他,摇晃着他的手臂撒娇似的嗔道:“二哥,你说嘛,你说嘛,我要听。”

    阳建强在一旁听了,笑道:“傻丫头,你二哥当然练过武了,而且很厉害的,就算被车撞……”他刚想说“被车撞也不会有事”,然而觉得不吉利便打住了嘴。

    “什么?被车撞?”阳少东一听惊奇的看着三叔,阳建国本来笑眯眯的一听也很紧张,就连美少女阳美玲都沒来由的紧张起来。

    阳建强一看他们都紧张的看着自己,便笑道:“沒了,刚才是有一辆车差点撞了少春,可少春就在车子快要挨近他身体的那一剎,突然临空飞了起来,在空中打了好几个跟斗,车子就从他身下穿过去了。”

    不愧是教书的,说起当时的情景来是绘声绘色,让阳建国他们都是虚惊一场。阳建国又抽了一口烟,看着阳少春问道:“少春,你沒事吧?”

    阳少春笑道:“爸,我沒事,別担心了。”

    阳美玲却是乐开了怀,“哇,二哥,你好棒哟!”

    阳建强又说道:“当时那女人好凶狠的,还摞下狠话说让你的家人为你收尸吧!”

    他这话一出,阳少东便火冒三丈,“太欺负人了,是谁呀?”

    阳建强摇摇头,“我不认识她,好像不是我们镇上的,可能是个过路的吧,不过她长得倒是挺美的。”

    阳美玲一听便不高兴了,“三叔,你说什么呢,是不是那个女人长得漂亮就可以开车撞我二哥了,哼,她美什么呀,她能美得过我大嫂吗?”

    阳建强一听笑了,“小静的确是我们镇上最美的女人,可那女人也不赖呀,她……”突然阳建强想到我跟你这么一个小丫头片子谈什么女人美不美的,成何体统,便拉下了脸,“小玲,怎么跟三叔说话的呢,你还小不懂事,等长大了再说吧。”

    阳少春听了只是笑,想想刚才那个穿黑色带吊裙的美妇人还真的是挺美的,拿她和大嫂有得一比,只不过大嫂更年轻更有气质一点了。阳少东刚强的性格,也不知道他是如何追到南宫小静这么一个绝世大美女的,对此阳少春非常感兴趣。

    阳建国听了之后,却陷入了沉思,就在这时他身边木茶桌上的电话响了,于是他顺手拿起电话,“喂,哪位,嗯,嗯,嗯,嗯,嗯,啊,这个嘛,啊,你说,嗯,嗯,嗯,啊,好的,我知道了。”阳建国放下电话后,看了看阳少春,问道:“撞你车子的是不是红色的法拉利。”

    阳少春点点头,“爸,你怎么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

    阳建国深吸了一口烟后,说道:“沒什么,先吃饭吧,等下你跟我出去一趟。”

    阳建强看着大哥的脸色,轻轻说道:“大哥,要不要叫老二出个面,让他看看。”

    阳建国一摆手,“不用麻烦他了,我会处理的,走,我们喝酒去。”

    阳少春感觉到打电话来的那个人一定是那美妇人的男人打来的,她怎么会知道家里的电话,而且看父亲的脸色和神情好像不太对劲,会不会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呢。

    厨房也很大,有一张很大的圆桌,上面是一个大型的转盘,十几盘菜在上面,真是色香味俱全呀,南宫小静把碗筷摆好,于君柔也从旁边的酒柜里拿出了一瓶茅台酒。

    “大嫂,这可是好酒呀,舍得拿出来喝了,还是少春回来了好呀,我这三叔也跟着沾点光,哈哈哈!”阳建强笑着从她手中接过酒,打开盖子为阳建国倒了一杯,然后又给阳少东倒了一杯,看着阳少春说道:“少春,你能喝吗?”

    阳少春笑笑,“今天高兴,就喝点吧,本来部队上规定,不能喝酒的。”

    阳美玲娇笑道:“二哥,你傻了吧,这可是在家里。”

    于君柔在丈夫身边坐下之后,阳建强笑道:“大嫂,今天也喝一杯!”

    于君柔笑道:“倒上,儿子回来了,高兴,当然要喝上一杯。”

    南宫小静在丈夫身边乖乖坐下之后,阳建强笑道:“侄媳妇,今天大家这么高兴,你也喝一杯吧。”

    南宫小静一看,连忙摇头道:“不了,谢谢三叔,我不会喝酒。”说话之时已是羞红了脸,她拉了一下丈夫的袖子,阳少东能娶到这么一个绝世大美女做妻子,真可谓是捧在手里爱在心里,对她是无微不至的关爱,从不敢对她大声喝斥更不敢违背她半点意愿,于是他笑着说道:“三叔,你看小静她不会喝酒,要不我替她喝。”

    阳建强笑了笑,“那你就二杯一起喝,哈哈哈!”

    正在一家人有说有笑,开开心心的吃着这团圆饭之时,突然有人在院外叫道:“堂主,堂主,堂主。”

    阳少春耳尖一听,“什么人在外面叫堂主?”

    阳建国正和阳建强喝着酒呢,一听脸色立刻变了,起身说道:“你们继续吃饭,我出去看看。”

    阳建强三杯下肚,酒劲上来,“大哥,让我去看看吧,你在这里喝着。”阳少东也站了起来,“还是我去吧,三叔,你在这陪我爸喝着,我去看看。”说完起身便要往外走,阳建国却叫道:“少东,回来,你也別去,坐下喝酒。”说完他已经将大儿子拉回了房间,大步走了出去,阳少春在一旁看着,心里觉得很是奇怪。

    阳建国来到院子门口,低声问道:“什么人?”

    “是我,小六子,报告堂主,大小姐来了。”外面的人也压低了声音回答着。

    阳建国愣了一下,“大小姐什么时候来的?”

    “刚到,看她的样子好像很生气,说是非要你亲自去堂里一趟不可。”

    “嗯,我知道了,你先去招唿一下,跟大小姐说,我马上就来,另外,你去把黑皮和田鸡叫到堂里去。”

    “知道了,堂主。”

    阳建国思索了一下后,转身便要往吃饭的厨厅走去,还沒走两步,便听身后“恍当”一声,院门被人撞开了,他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瘦小个子的年轻人手捂着胸脯哎哟不断,看他的样子可能受伤不轻,他立刻俯下身子,半抱起他,“小六子,怎么回事?”

    小六子还沒说话,阳建国就看到从外面走进几个人来,带头的是一个膀大腰圆个子高大的光头,一脸的横肉,上身穿着一件露胸的花格子短袖,下身则是一条青色的西装大马裤,脚上蹬着一双露趾皮拖鞋,跟在他身后的则是三个人高马大身材魁梧的壮汉,每人都是目露凶光,手上拿着明晃晃的西式砍刀。

    最后进来的是一个身穿黑色吊带裙,美艷绝伦的女人,她那标的式的大墨镜在她雪白的纤纤玉手之中晃荡着,虽然她长得很美,可是她满眼都是不屑一顾的眼神和满脸的冷酷无情。

    “天正堂主!”

    第三章 正义堂史

    阳建国一看到她,本来愤怒的眼神沒有了,换来的是谦和的眼神,“大小姐,不知道你来了,真是有失远迎呀!”

    因为外面的动静太大了,阳少春第一个冲出了屋子,站在了父亲身边。

    那个美妇人一看到阳少春,纤纤玉手便抬了起来,指着他说道:“给我废了他!”

    阳建国一听立刻说道:“大小姐,手下留情呀!”他这话刚说完,阳少春已经冲了过去,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这是军人的天职。

    美妇人呆住了,所有人都呆住了,阳少春冲过去的时候,已经将那个膀大腰圆的家伙撞倒在地,同时快速无比的从其中一个正准备来砍他的壮汉手中将明晃晃的砍刀夺了过来,然后不歪不斜的架在了美妇人那雪白细嫩的颈脖之上。

    这一气呵成的动作,实在太快了,所有人都还沒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之时,阳少春已经牢牢控制了局面。

    “大婶,现在有什么话要说呀?”阳少春的眼神是那么的冷,让美妇人不敢有半点举动,那股逼人的寒气让她从内心升起一股恐惧,也让她的身躯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你,你,你想干什么?”

    “大婶,你说我会干什么呢?”阳少春的话很冷。

    “你,你,你敢动我。”美妇人已经害怕极了,可是她的嘴的确很硬,这就是死要面子的最好表现。

    “你不要颤抖哟,搞不好我的手也会颤抖的。”阳少春的话听起来好搞笑哟,弄得本来很紧张的阳美玲和南宫小静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天正堂主……”美妇人看来对阳少春是起不了恐吓作用了,便对着发愣的阳建国叫了起来。

    “少春,不要伤害她。”阳建国思绪万千,他知道如果伤害了这个女人,自己以后的生活,包括他这一大家子的生活都会从天堂坠入地狱的。

    那被撞倒在地的大汉揉着胸口直叫痛,本来还洋洋得意的他,被阳少春这一撞就感觉好像被汽车撞了一样,浑身都散了架,他不知道,阳少春在部队主攻的特长就是头功,他现在不但会铁头功还会铁鎯头功,就是说用铁鎯头来敲他的头都不会轻易敲坏来,这可不是鬧着玩的,哪可是用生命学会的功夫。

    另外两个身材魁梧的壮汉看着阳少春拿着刀控制着自己的主子,不敢有所动作,一前一后的包夹着阳少春和美妇人,另外那个被夺了手中砍刀的壮汉此时还弄不清楚自己手中紧紧握住的砍刀怎么会到了阳少春手里,感觉就是手心一麻然后刀脱手,就像一阵风似的,他被阳少春的武功吓呆了,愣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阳少春突然把刀往美妇人的脸上按去,“我最讨厌的就是威胁,如果你再敢威胁我父亲的话,我保证你的脸上一定会长出一条大蜈蚣来。”

    同样是威胁,阳少春的威胁就大多了,美妇人果然闭紧了自己的樱桃小嘴,不敢出声。这时阳美玲脸色大变,因为她看到站在二哥身后的那个壮汉慢慢扬起了手中的砍刀准备偷袭阳少春,她还沒叫出来,就见阳少春突然回手一刀就砍在那个壮汉的肩膀上,然后一脚朝他的腹部踢了过去,壮汉便像是飞人一样,飞出五六米倒在一片花草当中。

    另一个壮汉一看挥刀朝阳少春的左肩砍来,只见阳少春身体左侧,身体微微下蹲,跟着就是一记漂亮的左肘拳,重重的击在壮汉的心口之上,壮汉疼得如杀猪叫一般,慢慢倒下身去。

    美妇人被眼前的景像吓傻了吓呆了,连跑都忘记了,手捂着樱桃小嘴不敢发出声音,眼睛瞪得大大的,就这么看着阳少春将她带来的手下打得不成人样。

    阳少春拍了拍那个还在发愣发呆的壮汉,将手中的砍刀放在他的手中,慢慢说道:“以后刀要拿稳了。”说完转身之后就是一脚,把他也变成了空中飞人,正好与那个五六远倒在花草之上的壮汉并成一排躺在地上,呻吟不止。

    美妇人看着阳少春的眼神,浑身颤抖的更加厉害了,阳建国想要出言制止又放弃了这个念头,心说:看来这个梁子是结下了,嗨!

    “大婶,吃了饭沒有,到我家吃吧!”阳少春的话很好听,可是动作却吓人之极。

    美妇人摇摇头,“不,不用了。”说完便转身逃也似的出了阳家大院,阳少春拍拍手,看了看地下四个大汉,沉声道:“我数十下,如果你们还不磙出我家的话,那就永远不要想走出这个院子了。”阳少春此时的样子格外的吓人,就连阳建国看得都觉得浑身冷汗直冒,心说:这小子怎么变得这么恐怖了。阳美玲被他的样子吓得直往母亲怀里钻,娇声颤道:“妈,二哥的样子好吓人。”于君柔抱着女儿也是浑身直发冷,南宫小静则躺在丈夫身后不敢去看阳少春可怕的眼神。

    那几个倒地的壮汉一听,立刻连磙带爬的往院外逃去,生怕走慢了就再也走不了似的,速度之快,简直让人堂木结舌,包括哪个被砍中一刀的人走的时候都是那么迅速,让人怀疑他是不是被砍中了。

    等那四个壮汉走了之后,阳少春转身将院门关上,看了看被父亲扶起来的小六子,“你沒事吧,要不要让我看看!”此时的他又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就像是医生在询问患者,让人看了心里舒服多了。阳少东吁了一口气,“老二,有你的,好身手!”

    阳美玲看着阳少春又回到那英武帅气的模样,心里也不觉得怕了,笑道:“二哥真棒!”

    阳建强一直呆在最后面,本来他就是个胆小怕事的人,从沒跟人红过脸更沒跟人打过架,甚至连看人家打架都沒胆子看,就像那美妇人在街上怒骂阳少春之时,他就感到害怕,沒敢出一声。

    阳少春看了看小六子胸前的伤,“沒什么,在家休息二天就会好的。”说完便看向父亲,“爸,你不想跟我说点什么吗?”

    阳建国沉思了一下后说道:“到客厅里去坐吧!”

    本来好好吃一顿饭,再经过刚才的变化,大家都沒了食欲,阳建国坐在竹片沙发上点着了一根烟,阳少春坐在他的下手,乖乖的美少女阳美玲本想也到客厅里去的,被母亲拉进了厨房做事,还说了句,“男人的事,咱们女人少管!”

    四个男人坐在客厅里,两人抽着烟,两人喝着水,都很沉默。打破僵局的还是阳建国,他轻咳了两声,说道:“少东,少春,你们也大了,少东也成家了,少春你也二十二岁了,到如今我也不得不把我的真实身份告诉你们,其实我是‘正义堂’天正堂主。”

    阳建强一听叨在嘴里的烟停顿了,“‘正义堂’?”他虽然胆小怕事,可是却也知道这“正义堂”,因为他本就是一个黑帮组织,早在二十多年前,他还在学校读书的时候就听说过了这个组织,也不知道是谁组织起来的,只知道在“八九严打”的时候,“正义堂”几乎被打绝了,因为他虽然名为“正义堂”,可做的事却一点也不正义,反而比那旧社会的黑帮更加可恶,随着这些年来国内经济建设的巨大变化,一些丑恶的诸如妓院、赌场等旁门左道也在临省死恢復燃,当然现在不叫妓院了,改称夜总会、酒吧、KTV、发廊等新鲜名词,而赌场一般都设在大型的酒店里面,甚至吸毒贩毒的现像也逐年呈抬头趋势。

    经过“八九严打”,“正义堂”曾经销声匿迹的一段时间,当时人们以为“正义堂”已经成为歷史了,也慢慢的淡出了人们的视缐当中,现在新一代的年轻人只知道有个“小刀会”,从不知道有个“正义堂”,可今天从大哥的嘴里说出来,还是让阳建强十分的惊讶。

    阳少东年纪稍长只知道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种种水果养养猪什么的,可今天听到自己的父亲竟然是“正义堂”的“天正堂主”,这不能不让他大吃一惊,但最吃惊的还要算是阳少春,他曾经在部队上文化课的时候,听过教导员给他们上的一堂关于中国黑社会组织的知识课,当时他就听过在自己的家乡有一个非常出名的“正义堂”,在“八九严打”之后销声匿迹,当他听到父亲竟然是“正义堂”的人之后,吃惊程度不压于任何一个人。

    阳建国深吸一口烟,继续说道:“是的,这个身份只有你们的母亲知道,因为你们的母亲便是‘正义堂’创始人于正义的私生女,当年我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救了她,我们才走在一起的。”

    这简直太让人不可相信了,阳少春沒想到自己的血管里竟然还流着“正义堂”创始人的血,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嘛!

    “爸,你是说我们的外公是……”阳少春沒有再往下说,因为他看到母亲进来了,于君柔抚了抚自己有些散的秀发,看了一眼阳建国后,在他侧边坐了下来,然后看着两个儿子说道:“你们不能怪你们的父亲,是我让他加入‘正义堂’的。”

    阳少东此时反而感觉到有些兴奋了,因为他竟然是“正义堂”的后代,本就喜欢打架鬧事的他,从小到大也不知打了多少场架,自从娶了绝世美女南宫小静之后,他就彻底改了性子,老老实实跟着父亲做事,不再敢做一件不让妻子不开心的事,就连烟都戒了,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阳少春很冷静的说道:“可是俱我所知,‘正义堂’只是在省城发展,怎么会到我们这个小村镇上来的呢?”

    阳建国点点头,“沒错,‘正义堂’本来就是省城第一富商于正义一手组织建立起来的帮会,起初他只是想纠集一帮人维护自己的生意,可是到后来,局势已经不被他所控制了,这时他的胞弟于正生便打起了他的生意,这个于正生生性邪恶,吃喝嫖赌无恶不作,为了能够得到于正义的家产,他先是将于正义最亲信的四大金刚先后逼走,你们的母亲无意中偷听到了于正生想要侵占家产的阴谋便跟于正义说了,可是于正生恶人先告状,于正义很相信自己的弟弟,误认为是你们的母亲別有用心,为此还把她赶出了家门,可于正义对你们母亲怀恨在心,想要杀她灭口,恰巧被我所救,之后她就嫁给了我。”

    说到这里,于君柔的粉脸也羞红一片,想想当初,阳建国为了救她身中数十刀,她被他的那份无私的真情所感动,毕竟面对一个陌生的女人他都能舍生相救,一定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好男人,所以她才决定嫁给阳建国的。

    阳建国又吸了一口烟后,继续说道:“后来,你们的外公终于看清了于正生的真面目,可已经太晚了,那时候于正生已经全部控制了所有生意,并冷酷无情的将于正义手脚砍断丢弃荒野,就在他生命垂危的时候,是你们的母亲救了他,于正义在临死前要我加入‘正义堂’,我当时不肯答应,是你们的母亲恳求我加入,我才加入的,于正义便让我做了‘正义堂’的‘天正堂主’,并将他随身携带的半枚玉章交给了我,要我重整‘正义堂’,杀了于正生替他报仇。”

    阳少春听到此处不禁问道:“爸爸,依你那时的能力,如何能够杀了于正生替外公报仇呢?”

    阳建国将烟摁灭在烟灰缸里之后,嘆了一口气,说道:“当时我也是这么对你外公说的,可你外公说了,只要这半枚玉章在,便有翻身的机会。”

    于君柔这时接过丈夫的话说道:“其实这半枚玉章,我是听我母亲说过的,当年于正义非常爱我的母亲,可是于正义已经结了婚,可是不曾生有儿女,我母亲当时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丫环,却生出了我,她做这种事当然不能得到于正义原配夫人的同意,但是于正义还是将我留了下来,要求只有一个就是让我母亲离开,本来我也不知道自己是私生女的,可是于正义的原配夫人对我很不好,一直骂我是野种,等我长到十几岁的时候就问了当时的管家,老管家便把事实经过告诉了我,我当然很伤心,便一心想要寻找母亲,可是怎么都找不到,虽然你们的外公待我很好,可我还是处处惹他生气,跟他做对,这才被于正生利用了。”

    (待续)

    ~~~~~~~~~~~~~~~~~~~~~~~~~~

    我是菜鸟,请喜欢的朋友点“感谢”支持一下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