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元帅的变身之旅

    发布时间:2020-10-20 00:01:10   


    射的爽点此打开隐藏内容继续看,使他成为了吉斯提斯帝国的明日之星。帝国皇帝将公主许配给了他后,各路侯爵伯爵仍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嫁给斯庄,哪怕是做妾,他们也希望能抱紧这根金大腿,而这些贵族小姐,对此也并不排斥,毕竟,没有女人能拒绝斯庄这样的男人。但斯庄对此并不感兴趣。能让斯庄感兴趣的东西很多,他喜爱战斗,喜爱刀剑之间的博弈。喜爱美食, 喜爱研究各种食物的烹饪技巧……,但唯独女人,没法引起斯庄的注意。斯庄讨厌弱小,讨厌他一只手就能举起的女性。他宁可背上他那把二十公斤重的巨剑后绕着帝国首都跑三圈,也不想和任何一位贫弱的女性待在一起谈什么情情爱爱。*** *** *** *** 今天的帝国的首都依旧艳阳高照,斯庄正在城外的练兵场中和亲卫队的士兵们一起进行训练。在他大气不喘地做完五百个俯卧撑后,士兵们为他送上了喝彩。「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像元帅一样强壮呢?」说话的是斯庄亲卫队的里的一名士兵,他叫迪塞尔。「别做梦了迪塞尔,这是天赋,是遗传,元帅就算做五千个俯卧撑也不会喘。」 回答他的是亲卫队的另一位士兵,伊沃。他们的窃窃私语并没能逃过斯庄敏锐的听觉,他并没有说什么,他觉得士兵们对他的崇敬能提升部队的凝聚力,况且他也很享受旁人对他健硕身材的赞美和惊羡。尽管斯庄已经超越了自己的父亲成为了帝国最强壮的男人,但他仍没有松懈于训练,毕竟世界很广阔,吉斯提斯帝国也不是世上唯一的国家,在斯庄未曾踏足的地方,很可能有比自己强大的存在。在指导50名亲卫队的士兵做完今天的训练后,斯庄走到了队伍的最前方。「今天训练结束后大家先不要解散,女巫残党的老巢已经被探明位置,要开始久违的任务了。」 斯庄所在的世界,存在着魔法和武技。魔法只有部分女性可以使用,而武技不限制性别。吉斯提斯帝国全民尚武,哪怕是家庭妇女也能用锅铲使一两手连斩这样的平民武技。但魔法在吉斯提斯帝国是全面禁止的,使用魔法的女性被称作女巫,女巫一旦被发现就会被军队追捕围剿,被抓的女巫会在牢狱中经受惨无人道的刑罚,之后帝国会将她们关入女巫专用的监禁设施,进行改造研究。女巫是堕落于黑暗中的女性,她们把灵魂献给了恶魔,换来了使用邪恶魔法的能力,而魔法,会给世俗带来巨大的灾难。这是吉斯提斯帝国每个公民所知道的常识。当然,斯庄也是公民的一员,他对此也深信不疑。斯庄至今已经逮捕了超过300 名女巫,可以说,帝国内部超过九成的女巫都是斯庄抓获的。毕竟女巫会强大的魔法,一般人就算会武技,也没法抵挡烈焰, 雷电,或飓风。只有实力强大如斯庄的人,才能在女巫和她们仆人的顽强抵抗下, 击败并抓获她们。「帝国内的女巫势力已几乎被我们扫荡一空,这次可能是最后一次女巫狩猎任务。残存的女巫都是实力最强大的,我不能想象到这次她们的抵抗会有多强烈, 请大家调整好心态,谨慎应对。」 在斯庄发表讲话后,士兵们大多表现得跃跃欲试。他们都参与过女巫的狩猎任务,在他们看来,不论多强大的女巫,在斯庄元帅面前都不值一提。有些人已经开始幻想抓到女巫们之后,该怎么责罚她们了,毕竟每个女巫,都有着过人的外貌。「再次提醒各位,最后一次任务,大家要做好苦战的准备。所有人解散整理行装,20分钟后,回到这里集合。解散!」 「是!……!! 」士兵们立军姿回应斯庄的命令后,就抱着各自的心思,开始整理起装备。斯庄也来到了训练场的物资间内,开始挑选自己要带的装备。首先是武器,斯庄擅长使用门板一样大的巨剑,20公斤重的巨剑【蒂】是斯庄的标配武器,这把剑的材质特殊,剑身使用缔梵石打造,缔梵石打造的剑, 隔热,耐寒,阻电,还拥有一定程度的魔法耐性,可以说是对女巫专用兵器。这次任务,斯庄也要仰仗它。「生命恢复药剂2瓶,疾风药剂1瓶,厚土药剂1瓶,干粮也带着了,行了, 就这样吧。」斯庄收拾好小规模作战用的辅助品后,就提着巨剑向训练场走去。来到训练场后,斯庄发现不少士兵已经集合完毕在聊天了。他们大多在聊着, 今天完事后去哪里放松一下,今天抓的女巫会有多好看等等之类老生常谈的话题。摇了摇头,斯庄走向亲卫队长洛提。洛提是跟随斯庄父亲征战多年的老将了,虽然他是斯庄的下属,但斯庄对这位头发半白,面容英朗的前辈抱有的只有信赖和尊重。「洛提先生,禁魔项圈准备好了吗。」 「斯庄少爷,炼金术师公会配发的30组禁魔项圈都带上了。」老队长行了个礼,缓缓说道。「有劳先生了,今天如果能把女巫的问题给彻底解决,我们的努力就算有回报了。」 「少爷的付出大家都看在眼里,但请不要太勉强自己了,女巫的能力变幻莫测,您今天也要多加小心。」 斯庄点了点头,提起重剑站在队前,等待着士兵们集合完毕。*** *** *** *** 夜幕降临斯庄和五十个亲卫队士兵,将马匹留在了河边的树丛中,趁着夜色过了桥, 来到了情报所说的玉带镇旁。玉带镇建立在玉带河边,因此得名玉带镇,它是吉斯提斯王国周边无数小城镇中的一员。得益于河流的经过,这里的商业还算发达,人民的生活水平中规中矩,即使是夜晚,还有几家店铺亮着灯光,店里传来酒客的喧闹声。斯庄在前,其他士兵在后,潜入系的武技使得他们的身影朦朦胧胧的,他们从临河一侧的镇旁沿着河流前进着,最终到达了镇子后方的墙壁处。斯庄伸出食指和中指做出指向上方的动作,后又将五指并拢平放于胸前。做完指示后,斯庄蹲下身子,一跃而起,轻松越上了三米高的镇墙。上了城墙的斯庄对周围的环境做了粗略的侦查,确认安全后,他便对城下的士兵们做出了新的指示:他伸出了两个手的食指和中指,同时指向上方。只见亲卫队的士兵们,一个个做出蹲下起跳的动作,用时不超过五分钟,五十名士兵便都越过了镇墙,来到了玉带镇内。为了确保行动的隐秘性,斯庄并没有提前通知玉带镇的管理人员,面对女巫这种神秘莫测的敌人,怎么谨慎都不为过。从玉带镇镇尾,经过一条街,就是情报所指的女巫老巢所在地,玉带镇贸易商行。这次斯庄伸出三根手指,绕了个圈,士兵们便兵分三路,一队前往商行正门, 一队前往商行顶部,一队跟着斯庄从后门突入。三十秒后,三队人马同时突入了建筑物内部。出乎意料的是,斯庄他们并没有遇到什么抵抗,商行内部安静得令人不自在。三队人分别搜索了建筑的三个区域后,交换了线索。斯庄带头,站在了地下室的入口前。此时地下室的铁门已经被揭开,暴露在斯庄眼前的并不是想象中的幽邃地道, 一道紫光环绕的奇异门扉出现在了铁门后的位置上。「我想女巫们应该就躲在门后,我先进去看看情况,如果没问题再一起突入。」 斯庄说道。「斯庄少爷,这可能是陷阱,应该让在下来探路」 「洛提,行了 ,你还不相信我的实力吗,如果我都回不来,这次任务也不可能成功了。」 说完斯庄拿出腰间的疾风和厚土药剂,一股脑倒进嘴里,只见青色和黄色的光芒在斯庄身上闪过,他的肌肉似乎带上了一丝岩石的色彩,脚下隐隐有微风拂过。随后斯庄迈出右脚脚踏入了门内,没感到什么异常,于是他右脚发力,左脚迈步,举剑在胸前,以防御姿态进入了紫色的门中。就在这时,紫色的光门缓缓消失在了门外的洛提和其他士兵的眼前,留下了空洞的地下室,和大眼瞪小眼的众人。斯庄进入门内后,并没有遇到陷阱和攻击,他看到的只是一个朴素的房间。木制的家居散发出怡人的清香,书架,床铺,书桌椅,除此之外便没有其他东西了。即使如此,小小的房间也被塞得满满当当,让人感到温馨而又拥挤。在斯庄看来,这只是一个普通少女的房间,折叠整齐的粉色被褥,书架上收集的花朵标本,无不展现着这点。没有遇到往常的诡异魔法阵,也没有遭受魔法的袭击,这都让斯庄感到疑惑。「欢迎你,斯庄先生,我就知道进来的人会是你。」 柔美的女声突然出现,原来有一名女性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刚才我可没看见你,这又是你们女巫的邪恶魔法造成的吗?」斯庄回应道。「是魔法,但并不邪恶,这只是我用来保护自己的小小手段罢了。」 「那你为什么不一直隐身,这样你还有逃命的机会。」斯庄提出了自己的疑惑,如果有隐身的能力,甚至可以躲起来偷袭自己。「已经不需要了。」 「确实如此,至今没有一个女巫能从我手下逃脱,但只要你自己投降,戴上我手上这个禁魔项圈,我就不会杀你。」 「没有女巫被斯庄抓住后还能活下去。」女巫回应道。「女巫都会被关在研究所里,你们的生命安全会得到保障」 「你去过研究所吗?」 「我没有进入内部的权力」斯庄答道。研究所是皇室直属的机构,只有皇族才有资格进入。「苏菲,莉莉安,杰西……. 」 女巫突然开始念诵起一个个姓名,斯庄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选择沉默以对,看看她想耍什么花样。「这些都是被你抓住的女孩的名字,她们都被关进了研究所里,你知道她们有遭受什么吗?」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应该做的只是把你们这些危害国家安全的女巫, 带到你们该待的地方。」 「我叫安娜。」 「斯庄。」 就像信号一样,报完姓名的斯庄冲向了女巫安娜,有着疾风加速的她,自信能在安娜念完魔咒之前,出手急晕她。但女巫安娜并没有掏出魔杖,也没有念诵咒语,她只是坐在原地,静静地看着斯庄,像是任命了一样。霎时间,斯庄已经到了女巫的面前,他侧持巨剑,想要用剑柄打晕安娜。茶杯粗的剑柄狠狠地撞在了女巫的脑后,但意料外的疼痛却出现在了斯庄的身上,失去行动能力的他缓缓地倒在了地上。闭眼前,他看到的,是女巫安娜古井不波的双眼,和微微上翘的嘴角。睁开双眼,斯庄发现自己正被绑在床上。而女巫安娜正在自己旁边忙上忙下,她把一张张画满咒文的符纸贴在自己身上。斯庄尝试挣脱,但发现完全提不起劲。「不要浪费力气了斯庄先生,你喝下了我调配的药剂暂时没法自由操控身体。」 「当然,眨眼和呼吸还是能做到的。我可不想让斯庄先生你变成一具尸体。」安娜笑呵呵地说道。斯庄暗道自己今天算是栽了,就是不知道这个女巫要对自己做什么。斯庄并不怕死亡,但是如果安娜想杀自己,自己也不会有机会睁眼了。「你肯定很好奇我要做什么斯庄先生」 看了看身旁的符咒,对魔法一无所知的斯庄只能等待安娜解答。「这些符咒会让斯庄先生你和我交换身体,以后你就是女巫安娜,而我,则是元帅斯庄。」 让自己变成一个弱小的女人?变成一个邪恶的女巫?想到变成女人之后的种种,斯庄做出了挣扎,发出呜呜的声音。「姐妹们遭受的噩梦,斯庄先生也应该体验一番!」 安娜似乎是做完了工序,她走去书桌旁上拿起一把小刀后,又走了回来。她平举右手在斯庄上方,刀尖划过掌心,留下一道殷红的痕迹,血珠淅淅沥沥地滑落在斯庄的身上。「&T^&*%^&*^&*&*&**#@#$& 」不能理解的咒文从安娜的嘴里吟唱而出,斯庄周身的符咒随着咒文,发出了一道道紫金色的实体光线。这光线包围了斯庄,旋即又一圈圈围绕着安娜飞舞,不一会儿,安娜和斯庄就都被光芒包围了。斯庄也再次失去了意识。*** *** *** *** 洛提和其他士兵,在搜寻建筑无果后,又回到了地下室的入口,正当他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时,紫色的光芒又一次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洛提点了五个士兵,和他一起进入了门内,进入门后,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被绑在床上的斯庄元帅和倒在地上的女巫安娜。洛提赶忙给斯庄解绑,并下令士兵给安娜戴上了禁魔项圈。这时斯庄醒了过来,他看了看面前的洛提,又看了看被士兵们捆住的安娜, 嘴角又浮现起了标志性的微笑。女巫安娜这时已经和斯庄交换了身体,她一边感受着这具男性身体的力量感, 一边思考着接下来的行动。(以后文中的斯庄就是代指女性身体的斯庄,安娜就是斯庄身体的安娜) 「把这个女巫的嘴巴堵上,她似乎会一些邪恶的技巧,我刚才就中招了。」 安娜做出扶额的姿势,边露出尴尬的笑容。「万幸的是洛提你及时赶到,不然我可不知道要遭受什么了」 「这是我的责任元帅,您的身体还好吧?」洛提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他担忧得看着斯庄,看着这个从小照顾到大的孩子,他的眼中充满着关怀和担忧。「还好洛提,她还没来得及对我做什么。」 「下次您应该更小心些元帅,如果出事了,我怎么跟老爷交代…」 「好了洛提,没事的,我们来谈谈如何处置这个邪恶的女巫吧」 安娜赶忙转移了话题,她没有斯庄的记忆,也不想跟这个老头子再唠下去了, 她迫不及待地想看看斯庄的反应。被士兵绑着的斯庄这时醒了过来,他眨了眨眼,看到了眼前的自己,又低头看到了胸前的沉重,被堵住的嘴里发出了呜呜的声音。「奥,我们的小女巫醒了,刚才你不是很神气吗,让我想想怎么惩罚你。」我们的小女巫醒了,刚才你不是很神气吗,让我想想怎么惩罚你。我们的小女巫醒了,刚才你不是很神气吗,让我想想怎么惩罚你。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